[ 串聯 ] 兒時荒唐二三事

又是個串聯,被freddie點名,在接受到指令的這幾天,突然覺得我的兒時荒唐事都沒有很荒唐,感覺有點遜,甚至不好意思寫下來,原來我兒時如此之乖,終於瞭解真的是越大越壞...不過,也算是個很好的回憶機會,以下就供出三則跟大家分享一下,不過請不要過度期待,小貝姬會有什麼荒腔走板的演出...

【變化萬千的椅子-小貝姬的最愛】

小時候特愛用這種椅子(長相如圖)來玩各式遊戲,家裡大概有10幾張,通常我會把它一個接著一個的擺著,然後變出以下幾種玩法:
玩法1:拖出床上的好幾條棉被,蓋在椅面上頭,人在椅子下面鑽,假裝在過隧道山洞之類的。總之搞的一團亂,也因為棉被常被我拿出來在地上拖來拖去,所以經常被罵(還真是個欠扁的孩子)
玩法2:用繩子把每個椅子的腳一個接一個綁在一起,然後自己在腰上也綁上一條塑膠繩,最後連結椅子,假裝自己是火車頭,在前面拖著椅子走,然後不斷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很欠扁對吧,我想你應該會想要撕爛我那張吵得要死的嘴)
玩法3:椅子當車子玩已經不稀奇,椅子也可以變成船,貝姬皮又在癢了..又是某個欠扁的日子,我去廁所提了一桶水,直接往椅子豪邁的潑過去,接著按下電風扇,直接開到最強(還好電線沒漏電,沒被電死算我命大)我記得我那一次演的是一個英勇的船長,邊喊快點!快點逃!邊搶救地上的玩具,一邊享受身處強風暴雨之中的苦難經驗...(如果我是你的孩子,我想你應該在潑水那一刻就踢我一腳了吧..總之,我真的被很狠的揍了一頓)
玩法4:(這條是附加的,跟我本人比較沒有關係) 話說當我大了一點,椅子的遊戲漸漸變得不吸引我,但換成我弟繼續玩著欠扁的遊戲...某天我弟在椅子之間雀躍的跳來跳去時(我想他這時可能幻想他是芭蕾舞者之類的),我個人因為他擋住了我看卡通的電視機,極度不爽,所以就趁他不注意時,陰險地絆倒他正預備往前方跳躍的椅子腳,於是乎,我弟差點腦震盪,而我又被扁了。

【肥皂粉玉米湯-小貝姬的小男友荒唐篇】
這是國小6年級,我的小男友為了煮個玉米湯給我喝,竟然把肥皂粉當作是太白粉勾芡,記得當時那碗玉米湯泡沫特多,狀似詭異,但以愛為名,我是如此義無反顧的喝了下去,雖然接著又馬上噴了出來。 於是乎,記憶中初戀的味道就是--有著肥皂粉滋味的玉米湯,以及他臉上混合著我口水的甜甜玉米粒...現在,每當在寒冷的夜裡,飢腸轆轆的想為自己煮上一碗玉米湯時,我總不免想起這個小男友的用心良苦,真是令人難忘又倍感甜蜜的往事...(..好感傷啊....我快哭了...)


【挖鼻屎煉丹-小貝姬偉大堂哥的秘密發明】
小學2.3年級,下午3點放學後,我都會先去堂哥家玩,等待晚上下班的爸媽回來後,再回去家裡。 我有兩個很聰明也很會玩的堂哥,一個會自製玩具(例如竹筷做成的槍),一個則總是會發明一些怪點子。 有次我的堂哥又生出一個怪點子~他說他要「煉丹藥」(基本上,我很崇拜我堂哥,所以這點子我覺得屌極了,也相信他辦得到)堂哥要我每天挖一些鼻屎給他,然後搓成小粒的丸子(當然我的鼻屎不夠,所以他會再加入他自己的,有時也叫我弟提供一些)過沒多久,鼻屎丸終於到達可以煉丹的數量了,於是他拿來了一個玻璃瓶,接著在瓶裡塞了些從伯母廚櫃裡拿來的中藥材,然後再加滿了米酒在瓶子裡,最後再塞進去幾隻田裡抓來的蚱蜢,然後拔了一些草,用火柴點燃,然後開始火烤玻璃瓶...在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後,堂哥把火踩熄,接著說..再放七七四十九天,就大功告成了(感覺上他的眼裡泛著一種奇妙的光芒,簡直像是仙人快要得道)七七四十九天之後,我竟然忘記這罐怪東西的存在,堂哥也沒有再提起這件事。在過了幾年後的某天(記得好像是小學5.6年級)有次再去堂哥家玩,緣分巧合下,那罐怪東西竟然又再度映入我的眼簾,它被放在堂哥衣櫥的上方(跟伯父自己釀的一些藥酒放在一起),小小一罐看起來雖不起眼,但對我來說可是特別顯眼,我問他:那個東西該不會是小時候煉丹的那罐吧?! 接著,堂哥緩緩的說:對啊~要不要喝喝看,不錯喔,我生病都有在喝!
我..我...我老實說,真的有點相信...不過還好在感到噁心的遲疑下,我始終我沒喝下那罐鼻屎怪藥 (啥?你說這篇是貝姬堂哥的荒唐事喔....ㄟ...也對啦..唉幽,不要那麼愛計較..故事荒唐就好了啦...呵呵)

恩..照規定要點名,所以...
亨利、黑皮、婆、Zhang、凱茲、glenn...請努力回想屬於你(妳)的兒時荒唐吧

Comments

Zhang said…
妳的版真的改的超有氣氛的 搭上音樂~
讓人好想快過聖誕節..
我收到妳的點名了!先待我想想再做回覆~哈哈~
妳那椅子遊戲真的太多把戲..而鼻屎..我的天呀!妳還幫妳堂哥..在下佩服佩服...打死我也不會喝的..ㄎ
glenn said…
挖勒,半夜加班上系統居然看到這令人震驚的訊息,被點名了,好樣的,很好,待會把事情搞定,趁半夢半醒間寫點東西交代吧。
費迪 said…
哈哈~閣下的椅子的妙用已經可以媲美星爺的折凳啦...

鼻屎煉丹..歐賣尬...一定很補><|||
亨利 said…
我....我貼了我的二三事..
來....來看吧...
perfume said…
偶最近重感冒, 網路連線也得等中華電信來解決, 等偶這兩天有空, 再來想想這鍋陳年事˙˙˙@@
貝姬 said…
TO:Z
謝謝妳喜歡我這次改的風格,真害羞啊~在妳面前,算是班門弄斧啦~等你的荒唐事喔~部落格別繼續荒廢下去了吧

TO:glenn
每次您老好像都在加班時,來逛我這裡呢~害我一堆畫面,深夜,一個中年男,對著滿室的黑暗,發亮的螢幕,看著且半夢半醒..(呵呵..我實在太愛幻想了)

TO:費迪
我怎能跟星爺相比,我只是個欠揍的小孩,而我這個小孩現在連點把戲都變不出來囉,有點幾近腦死狀態..(尷尬啊)

TO:亨利
留言在你那裡了,妳這個男扮女裝的傢伙,不要再繼續裝死囉~開心開心點啦~(呵呵..沒有逼迫的成份喔)

TO:perfume
非常期待你文學性的荒唐,期待期待中啊~感覺這陣子妳荒廢了些喔~多寫點事情來品嚐一下吧
愷茲 said…
音樂好好聽!
荒唐事...我好像想不起來了..太遙遠了

繼續潛水XD
perfume said…
總算荒唐出來, 但無人可點, 所以, 樂當狗尾巴尖囉!~
貝姬 said…
TO:Perfume
逐漸養成愛妳文字的那股癮頭,暖中有離,言簡要,意涵遠,這篇慌塘真夠精彩,在我剛剛哭過的這晚,似乎稍稍看透了人生慌塘的不能承受之重~
人生變遷,要何慌塘來茶餘碎嘴,一笑置之卻又不免過於遺忘,但也因這道題,讓我們彼此在網路上遺留下交流的此刻,此刻之好~
perfume said…
離開網路幾週, 上來便見有聯題降下, 慌張之餘, 想了幾天方才勉強搪塞過去,也算荒唐.

網上的聯絡啊, 像張蛛網, 沒留神看似不存在, 真細看去, 脆弱得叫人心驚. 可比起具象的雪泥鴻爪, 這若有似無者竟顯實在得多呢.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