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麼東西「長」出來

從陰暗潮濕的廁所往外望,廁所邊的一個房間,從紅色窗簾透出一點光芒,說不出有什麼故事性,但是有一支點了一半的香菸,正飄著裊裊煙霧,和一個空著的座位,空間中還流竄著聖樂的旋律,很平靜,很祥和,但是有種奇怪的東西在長大,我好像看見缺了一角的那片磁磚地板,長出了一個東.西.

我是誰,我在這裡做什麼,它們都叫我BAGGY,我不知道這個名字從何而來,我甚至忘記我叫做什麼名字,也就這樣繼續被稱呼著...我感覺到身體另外一邊的窗戶,吹進來一股幾乎感覺不到暖意的冷風,但我其實正坐在馬桶上很努力的幻想,這股風的確是溫暖的...



今天我中午吃下白菜,甜不辣,油豆腐,還有煮到骨肉分離的排骨,我配著蕃茄醬吃它們,酸酸的,然後我配上辣辣的薑茶,接著寫完一封信,然後再繼續在廁所裡發呆...你問我:那你到底什麼時候打了這封信?我的答案是:我把筆記型電腦帶進廁所裡打的,雖然,很奇怪,而且我也不確定這是不是我的廁所,更何況這裡蠻潮濕的,我有點擔心筆記型電腦會壞掉..

這時候,我開始想告訴你這一切不是實話...

對了~今天是聖誕節,祝你聖誕快樂(這倒是實話)
啊!我想起來了,原來我一開始想講的是,祝你聖誕快樂...

(AND,軍皓,這封信,是寫給你的)

Comments

ccool said…
似乎太晚才看到了妳這封信
但是還是補述一下這句來遲的祝福:
耶誕快樂
貝姬 said…
終於被看見,這篇指定名給你的莫名其妙文章,也只有你敢回應...呵...莫名其妙的轉變持續中,我看大家應該都快受不了了,我該變回那個大眾化一點的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