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韻:最後一夜

凌亂的夜,男女肉體氣味瀰漫包廂空間,酒味煙味齊來加入迷濛視線行列,嘶吼吶喊歌聲激情到底為了誰唱,沒有人想要瞭解,這樣的空間時間,男人的嘴自然黏上了女人的嘴,所有人瞧見他們以舌捲動彼此慾望的簾,心知肚明他們早已用挑逗與曖昧,簽好了一夜共歡的契約,催酒乾杯、乾杯、再乾杯,大家都想醉!到後來誰先開口要了誰的身體,已經不是重點,如果愛情那麼困難,那麼人們也只好低等一點,暫時接受慾望的直接,好繼續下一場次的明瞭直接。

夜裡孤單的縫隙總被呻吟塞滿,迅速褪去理智、換穿不顧一切,飢渴的皮膚恨不得在衝撞下泌出一身汗水,私密的感官總是張大了嘴,張狂的吞下陣陣滿潮的慾之海水;一次、二次、三次,從上面到下面,從左邊到右邊,從前面到後面,他們絕不喊累,但或許早就累到忘記自己是誰。看看時間,凌晨四點...。

男女都應該明瞭這樣的紓解,只欠時機對,但卻在回家獨睡前,貪心開口約了下次再見,卻非常清楚,解放的夜很難再出現,懷裡抱著那個已經稱作過期的夜,支撐約末三日失去新鮮,然後帶著一身恍然溫度早退,將之定義這不過是個沒有名字,但統稱為慾望的夜。

然而,男人還是男人,女人還是女人,當在面對慾望渴求時,很難有改變,充其量只是對象改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