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傷走味了

親愛的,我希望你願意明白,當我還繼續在文字裡稱呼你一聲親愛的,在現在,其實已不代表太大意義。我只想讓你知道,近日每當寂寞之時,我總想起那些寄放在你眼眸深處,我視如珍寶的情意,擔憂著它們現在到底被你如何處置而已。


一些不該發生的幻覺是這樣呈現的:那是一幕當我贈予你那些時,你為我將它們配戴在身上時,我整個人明亮得像明星的風采,我突然發現我沾沾自喜的模樣看起來有如天真的傻瓜,我喜孜孜的姿態感覺像個樂觀的殘障。


然後,一面完好等著裝飾的牆,開始急速剝落出一層一層具頹廢詩意的漆。你說:這樣也很美麗啊!我說:呵!開什麼玩笑,我想這只能當作恐怖片的場景罷了;如果要偶像劇一點的話,頂多也只能安排在夢境。


其實,我只想告訴你,我放在你那裡極為珍貴的寶物,決定不拿回來了,雖然我的確很心疼,也知道你不可能為我日日擦拭,或是放在手心回溫,所以決定索性當作遺失,並準備慎重的登報以表心意。


無關緊要的談談天氣吧~你離開之後天氣總是多變,但我卻無論在雨季,在炎熱天,甚至在需要極大肺活量哭泣的時候,感到無法呼吸。怎麼!我又開始比喻!但這卻是如實的描述,但願你無法感同身受,瞭解我所書寫的天氣概況,因為我害怕因此讓你比喻我是個誇張的女高音,露出顫抖的半顆雙峰、滲汗的乳溝,只為唱出令人起雞皮疙瘩的符號而已。


愛情已經成為不堪聞問的過去,那些不久前的頭條也迅速泛黃,事過境遷無人提起,整個世界現在很安靜,沒有任何猛獸昆蟲草木,交織出任何風景,就像一張空白明信片,單薄得令人窒息。


我非常好奇,你想像著我什麼好用來忘記?是我在遭逢巨變時,既無情又深情的言語,還是哭完又笑的瘋癲表情,又或是最後見面的一日,我以粗俗的慾望,踐踏你神聖的感情?親愛的,請不要對我搬出那個你自以為周全的藉口,用你認為最沒殺傷力的搪塞,述說你如何以工作為神經每天塗上防腐劑。然而我必須誠實的說:我現在無心觀看木乃伊的製作程序。



今日就讓我開封這陣子緩緩以憂愁釀造,以大悲咒滋養,以喪鐘之音迴盪的行文
。獨飲。在舊的期待中,品嚐出新的失望。

Comments

還沒有睡覺的蛋捲 said…
親愛的我的確很喜歡這篇文章哪。
偶偶 said…
親愛的,好久不見,這不就是你著名的機八嘴臉嗎?
偶偶 said…
dear:我想現在妳應該已經後悔說出這些了,只想提醒妳,妳溫柔的那塊是極為珍貴的,不要自己踐踏了它。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