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 鬼 錄

初回:遇見

到底「他」要跟我說些什麼呢?還是什麼都不準備說,只是偶然的出現、經過,留下影響?然後消失?

看見「他」的那日,我因為無知所以感覺不到害怕,雖然不少朋友告訴我,「見鬼」不是件好事,能不想就不想,能不提就不提,能忘就忘掉,最好去廟裡走走,拿個平安符以求心安。

那天是正午時分,我進了電梯按1準備下樓採買中餐,而電梯卻在2樓莫名開啟;那是一個無人租賃的樓層,遺留了一些前餐廳營業所棄置的桌椅。



過去這部電梯也經常無預警在這個樓層開啟,我總感到相當飽和程度的滯悶,並非寒氣逼人的那種,而是讓人感到喘不過氣來的一團團;速速按下關閉鈕,但關閉的速度卻像被切割成過多影格的時間,以慢速播放似的前進。

過去每回遇到這種狀況,總覺得不太舒服,但並未因如此而恐懼起坐電梯這回事,更沒聽說有人見到過什麼….。然而這次我卻真實的遇見了「他」...。

「他」由電梯左上角邊緣探露出半身,短短一秒內(感覺卻有10秒那麼久),我記得的是:一雙好奇的眼直直盯著我瞧、一張微髒但算乾淨的臉、還有攀附在電梯門邊緣枯瘦的手…極端不合常理的姿勢,詭異的攀附在電梯邊緣,使我確定那斷然不是人,肯定是鬼。

現在寫出這些,已是一個月前的事情...。

二回:意識

採買中餐完畢回到辦公室,來不及沈澱任何恐懼感受,隨即投入忙碌的工作之中,經過2個活動文案撰寫與1個會議,三小時後我向身旁同事悠悠說出適才見鬼的經歷....

說出後,一股奇怪的感覺開始在胃部下方5公分處以[點]緩緩擴散,好像身體被植入微小晶片,不感覺痛但卻確實地在意識上清楚那種"異物感";另一方面,盤旋在我大腦裡的想法,則是不斷狐疑為何我沒有產生應有的巨大恐懼?

為什麼我不害怕到一種冷冽的程度? 越來越多同事靠了過來,七嘴八舌的附和過去也曾遇見2樓電梯開啟的經歷,整個空間充滿過於吵雜的談論,使我開始想要退縮,其中他們最想知道的是,我確定見到的是『鬼』???

老實說,有誰能提供我任何經驗質去確認呢?鬼該長什麼樣子?鬼會有具體形象嗎?鬼可能在大白天出現嗎? 關於這一切,我開始覺得根本無從確認....。

經過數日,我慢慢發現『他』的影響漸漸蔓延至整個工作環境,甚至我的生活。在我於之後的篇章裡,向你們道出那些事件之後,我想有人將解讀這些為穿鑿附會的巧合;但。若這一切為真!那麼,如何藉由這些『徵兆』拼湊出『他』想傳達給我的訊息,消化這些訊息,將會是『我』所必須獨自去面對的。

因為,是他讓我看見了他,是他讓我說出了他,是他讓我意識到他的存在....。
然而,就在清楚了這層意義後,我‧開‧始‧恐懼起坐電梯這件事情。

三回:初懼

就在意識到恐懼之後,又到了中午必須下樓採買午餐的時刻,走至川廊望著土泥色的電梯門以及側牆上亮起紅燈的樓層顯示,一個熟悉的數字映入眼簾....是我遇見「他」的樓層號碼 2....

一股巨大的恐懼,如猛烈的浪捲起黑暗朝我快速逼近,斷然來不及逃跑的感受,徹底擊潰想要壓抑恐懼的意圖,我害怕到完全不敢乘坐電梯,想要折回辦公室的座位,短短10公尺的路,頓時感到非常遙遠。

無法計算我呆站於電梯前多久,忘記我怎麼回到我的座位。

喉嚨不斷吞嚥口水,心跳有如加上強力幫浦咚咚咚敲個不停,我告訴自己「不會有事,不會有事,不要自己嚇自己」打開MSN速速向一位有著靈異體質的朋友,敲出這樣的訊息:「怎麼辦?我不敢坐電梯...」朋友並未分析或加深我的恐懼,只簡單地給了常識範圍裡,正常人會給的建議:「找同事陪你」。

環顧四周,同事們不知在何時早我一步離開了辦公室,我發現沒有任何人可找,空調的聲音異常明顯,冰霜般的溫度,從我的頭頂緩緩下降,空氣漸漸呈現稀薄狀態,我呆望著停留於鍵盤上的雙手,試圖平穩我的呼吸.......就算我能求助任何同事,但,我適合說出來嗎,那會不會只是一種來自於我內心的無根據可笑恐懼?.....忽然,念頭合併一陣翻攪,胃壁被空洞使勁磨著,飢餓聲響如催命符般送來。

好餓!餓到再不下樓填飽肚子,下一秒就會面臨嘔吐的地步
我決定,還是得下樓去...

描述這段過程,我再次歷歷感受那恐懼....但或許你們已發現,這些前述被打上過多的分號,遲遲無法一路進入主題......該如何把故事寫下去,如何不讓生活再被入侵,確實是我目前極度不確定且擔心的。

....在繼續下去前,我需要找尋到一把適當的梯子,才能帶領自己順利翻越,面前隔開他與我的牆,再次去到他讓我看見的世界,並循著那梯子.....再次回到這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