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過去的未發表

身體和腦子被放置在過熱的辦公大樓裡,整個人幾近半昏厥狀態,拿起紙張忙著猛搧風,一邊和Glenn先生,在線上哈拉聊天,一邊則在恍惚的昏沈中,想起放在家中某個深處的黑色活頁夾...

裡面寫過的文字,彷彿從地獄的出口一股腦的跳了出來,背景是黑的,身上穿著五顏六色的衣服,跳著奇怪陣列的舞蹈,好似今天是它們一年一度的遊行慶典...它們笑得離譜,動作扭得很不自然,整個狀態非常不真實,我想我大概是熱暈了...



回家,我找出了黑色活頁夾,它還好好的放在原本被收納的位置上,哪裡也沒去,只是裡面收納的文字,更泛黃了一點(還好,真的有這本東西,我這樣想著...否則我會以為我又在做夢!沒錯,我經常會把夢境和現實發生過的事情搞混)

黑色活頁夾裡面放著1996-1998年間過往的書信以及一些文字書寫,我重看一遍。那是23-25歲之間的花樣年華,而當時網路尚未如此普及發達,所謂的創作,大抵也只有自己寫寫,沒有什麼發表的途徑,於是,文字留了下來,除了自己,沒有任何人看過。

前幾天,我想著一件事,為什麼過去的我,從不曾在乎寫得好不好,而現在卻對於文字有種自以為表達的障礙呢?為什麼過去的我,從沒煩惱的想過要朝什麼方向前進,而現在寫作卻被我宣稱成一種治療以及自虐行為呢?為什麼年輕時有那麼多澎湃的情感但我卻能明白的掌控它們往我想要的方向流動,而現在的用語卻越來越模糊暗示,像是罩上一層紗充滿了隱喻與無法面對?

多數時候,我自己根本覺得,我不斷退化當中....並非進步

開始在網路發表文章之後,有時總會遇到給予我文字能力肯定的朋友,不過他們卻大抵說不太出來喜歡我文字什麼「或許是一種有點冷有點悲的調調吧」這個答案出現過幾次,而「妳寫得很好啊!哪裡不好?」這也經常出現....是啊!哪裡不好?到底是哪裡我覺得不好呢?結果,我花了過多的時間尋找答案,而對於文字我則越來越呈現不出一種具有固定水平的水準。有時家常便飯拿來寫,有時夢境拿來寫,連分手這件事我也要大作文章,我已經不知道我還可以寫什麼?我到底想寫些什麼?又或者,寫這些,能給人共鳴嗎?(唉,連共鳴這件事,現在也跑來腦子的思緒中攪局)

結果,整個的胡思亂想,只是一直往外看,卻忘了往我的自己裡面看。

寫文章或許可以透過訓練、學習或是閱讀好的文章書籍,進而影響或是進化了我們的寫作能力,但很大的部分我相信仍需要來自於細膩敏銳的觀察力、心靈與視野的不斷成長,以及不可缺少的天賦所構成。後面這三者,看來我似乎是具備的(雖然細膩有餘敏銳不足,天賦也少了一點,心靈與視野的成長也仍處在進行式當中)。

但,最終最終,我似乎找到一個答案(或許稱做方法,因為很多事根本沒有標準答案)。
我想,我最需要的只是靜下心來,就能找回那些一直存在的,就能再次在自己感覺OK的頻率中順暢流動,只要自己覺得OK,那麼事情也會朝著好的方向前進。

我告訴自己,無論要做什麼,至少我應該開心去做。

Comments

glenn said…
哪裡不好喔?目前止能說視野比較窄,只注意到「自己」喔。

謝謝大師昨天下午殷殷開導。
貝姬 said…
很有趣的事是這樣的,這世間事情啊,許許多多是一體兩面,正反相依。

有時看到別人的文章,總覺得人家的東西,很有建設性,例如電影的觀感啊,音樂的評論啊,好吃地點的建議啊之類的..總之,實用性比較好。

我有時後也覺得啊,我好像只是在寫日記,這樣硬是要稱做"創作",也真的有點勉強。的確我也知道,我整個格局是狹隘了,而且我嚴重的缺乏旁徵博引....但是啊,說到底,那不就是我嗎?

被你指出頗為自知的重點後,我更汗顏的發現,我一直是這樣呢,所以無論流動順不順暢,我真的一直只是在談論自己;關於視野這件事,老實說我還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老實說,你跟我講話後,有沒有覺得我真是草包一個,哈哈)

然後啊,回到我說有趣的一體兩面這件事,我相信啊,當我真正的往自我內在看,那麼內在混亂的自我/本我/超我就比較能獲得一種整合,而這整合其實,為的就是有助對外視野的開展呢 (所以看似往內,實則助於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