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性的談話

如往常一樣,她們在這個經常當作避難所的綠底黃花沙發上討論著一些事,今天討論的主題是『妳最喜歡什麼動物?為什麼?最討厭什麼動物?為什麼?』她們是一對朋友,一個叫左,一個叫右。

右說:我最喜歡猴子,靈巧的猴子,帶點狡詐的
左說:我最喜歡蠍子,小巧的蠍子,帶有劇毒的
好似約定好做對聯似的,左依著右的方式說著....

女人最好就像蠍子一樣,適應力要強,要能適時藏躲,要有自保防衛的能力,而且是致命性的自保防衛能力!

女人最好像猴子一樣,只要把最重要的撂食技巧學會就夠,在加上狡詐,有點人性,適時演戲,夠靈活,就算是達到致命性的完美了!

話題不知不覺轉換成,身為女人的她們最希望變成哪種動物....似乎離題了
兩人其實經常重複這種無止盡,無所建設性的討論,然後陷入間歇性的沈默
這次是在講出猴子與蠍子兩種動物之後

想想看,那麼男人應該像哪種動物呢?如果可以的話,妳希望把妳的男人變成哪種動物?哪種討厭的動物最像男人?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呢?
真的是沒有多大意義的討論,將動物,男人,女人之間關連起來討論,真的好像既幫不了生活什麼,也沒多大趣味,當然....這也不是心理測驗

左和右似乎感覺到異常疲憊,而不再繼續討論下去....

左說:我們來弄點吃的吧,不早了
右說:冰箱裡有牛肉,鹽漬烏賊,還有啤酒
她們合力做了半生牛肉冷盤當作主菜,鹽漬烏賊則用來下酒,6罐啤酒在43分鐘內一掃而空

頭有點沈沈的,今天她們似乎特別累 (剛剛吃了兩種動物)
右說:睡吧!明天還有解剖課呢(人類的腹部解剖)

夢中,她們紛紛夢見,年老屁股爛掉的『猴子』
還有在山產店,毒刺已被去除,被當作美味佳餚的『蠍子』

醒來時,解剖課時間已過,她們繼續沈默的溶在避難小屋的綠底黃花沙發上,發呆,抽煙

寫於1998.6.23。發表於/村上春樹的網路森林

Comments

貝姬 said…
關於過去的未發表。已經連續四篇了。我還要發表下去嗎。非常不意外的沒有人留言。但我相信你們心裡有些話要說。關於這四篇。真的也稱不上什麼創作。就是遺留在某個時光中的文字。又被我原封不動的拿了出來而已。關於這點。我自己看著。倒是忘了去評斷現在好或是過去好。總之。都是我。改變或許也微妙得看不出來吧。至少我自己真的沒有辦法那麼客觀的去看待自己。

所以。還是請有話想說的人。說一下吧。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