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最後場。觀後雜感

DEAR JOE:

望向窗外101大樓,那是我們各自所居之處所能輕易瞧見的標地,看著它總難以避免的想起你,窗外景色依舊,人則是隨著記憶的累加,賦予所見景物許許多多代表意義...你知道的,我仍舊經常性的晚睡,所以總能輕易的遇見它熄燈之後的模樣,這時大樓的輪廓往往清晰不比白日,有時陷入一片霧茫茫之中,有時則鑲在仍舊看得見白雲的晴日夜空裡,有時則在一場夜間的雨裡被刷洗得變形。但,我是清楚它所在方向的,它一直就在那裡,就在我稍轉身子10度,往前跨上一步,就能夠到達的距離,似乎。



我們身處的台北盆地,在七月之始隨即日日乘裝起超過30度的高溫,惹得人們總鎮日守在室內,而你的工作許多時候需要在外奔波甚至遠赴他鄉,在城市與城市的移動間,我想,不變的仍是你認真執著於工作的臉,然而不斷改變的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夜了。盆地穿上一件件霓虹彩衣,以凌亂的姿態佔領某些台北人的孤寂,而我卻想念起獨自前往墾丁南灣,讓腳ㄚ在留有白日溫度的沙灘上磨蹭的觸感,耳朵所聽皆是海潮,眼簾所見盡是一片寶藍的寂靜,紛亂就這樣很自然的拋進了海裡,在沒有光害的寧靜夏夜,我想,那是我們雷同的記憶,只不過終究來不及一起前去。

沒見過在夏天的你,你汗流得多嗎?你的手臂線條穿起白T恤,我想一定非常迷人;我有沒有說過,你笑起來的酒窩與夏日的開朗非常搭配;在這樣炎熱的天,想必你維持著裸睡的習慣吧?然,睡前有人可以讓你道聲晚安嗎?現在的我,經常對著101說,而你呢?

這是屬於我們所處的城市,屬於我的記憶,屬於台北這裡。
在這裡,每天都有許多小小故事流轉,如同今日台北電影節所看[蒙特婁六重奏]的片章。
在城市中,緣起與緣滅,歡樂與悲傷,不停的製造、複製、循環著
而,一個人的生與死,也極有可能發生同一個城市裡。

然,親愛的,我始終知道。
你的難題,從不是如何愛這個城市,而是該如何將這個你只是視為工作之地的所在,當作如故鄉般的認同罷了,而這也是許多來台北工作或求學的孩子們一樣的問題,或許,你們認為終究有一天會離開這裡,但如果,離不開呢?

台北。或許不是你的家,但在這裡早不斷累積過多,想拋卻拋不開的情感記憶....

PS:臨時覺得這次台北電影節看得片子過少,意猶未盡追加的[蒙特婁六重奏],是加拿大政府為了慶祝蒙特婁建市350週年,集結了六名加拿大炙手可熱的導演所拍攝的短篇所構成的一部影片,原本打算當作"都市觀光發展旅遊局"之類的美美影片來欣賞也蠻不錯,至少我想重溫一下我20歲時記憶的蒙特婁,但事實上六段迥異的各式短篇以及與蒙特婁扯不上太大直接關係的劇情,倒也是讓我由另一個視角見識到用電影藝術與世界其他城市溝通的創意。....我在想,能不能台北也可以有這樣的一部片子呢?而,我們有沒有六位導演,來為台北編織一部充滿奇幻又或者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城市記憶。

想瞭解大致劇情以及觀點→請延伸閱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