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寄出的信

Dear Fish:

今天在發條鳥年代記第三部的4-10章節空白處記下
我想將這些當作是給你的信,但不會寄出......




P.32---AM11:03
好像虛無渺渺,就只是渺渺,就像浪潮一波波的,事實上力量不同,方向不同,可看來確實是這麼地有規律,是真的很有規律的。失去味道的生活,好像也會這樣持續地規律著....
P.38---AM11:38
我是那個少年嗎?
P.56---AM12:17
請試著想想現在的我,說過喜歡你的我,現在坐在這裡,帶著什麼樣的表情,什麼樣的心情,來做這件事呢?寫出這些話的我,以後有沒有可能會後悔呢?請務必仔細想想
P.68---PM4:25
越想把眼睛的焦點放在一段文字上,那一段字就越發變得模糊,左眼圈的下方肉,像另一處明顯的脈搏似的,隱隱陣陣的有規律跳動著,好像要出手按住它,眼睛才有辦法對焦似的。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怎麼想也想不起從哪一刻開始發生的....起床的那一刻?並沒有。上廁所的時候?也沒有發生。那個是在打開車庫門把車子牽出去的那一刻囉?....越想越模糊,冷冷的風從頭頂吹過
P.74---PM4:45
外頭的天色灰暗得沒有較深較淺的分別,時刻已經接近午後5點鐘。
就這樣把一個個的章節讀下去,根本不會在乎有什麼結局的我,和從來不曾明確告知結局的小說,和生活雷同。一切變得更說不出來了,連續把身邊的事物一一描繪完之後,我確定我並沒有明確的要說些什麼
P.94---PM5:18
之一:迫不及待看到84頁有關動物園屠殺時,出去抽了一根煙,樓梯間用白色小石子舖成的煙灰盅裡靜靜的躺著直至目前,由今天我到公司到現在為止的四根煙屍,最早抽的一根上面沾著明顯的口紅印,然後其他漸序地沾著較淺的口紅;如果有什麼人對著四根煙屍研究一番,應該不難發現這是同一個女人所為,並且是有時間順序的。地下,樓梯板上留有便當盒所流出來的汁液,中午的時候還看得出來水水的形狀有些立體的,現在則變為像咖啡乾掉後的顏色,平平的躺在那裡。....什麼時候,這個痕跡會被大樓的清潔工抹去呢?此時,時間好像變得詭異又有趣。
之二:突然長達8小時,整日運轉的大型空調,這時停止了;因為停止的太過突然(雖然每天都如此),還是會讓人因為突然的停止而感覺到曾經的存在,而出現無論是身或心各方面的不舒服。此起彼落的高跟鞋聲,不到10分鐘便轉為稀稀落落的聲響了,隔壁部門宛如公務員的作息態度,令人感到規律得不真實。沒有足夠的空白處可寫了,這句話又佔去了一些空間,我想著現在的你,在做些什麼呢?
P.99---PM7:05
時間的進度表,從今天一開始就不明確,直至現在,才接到來自印刷場的電話通知,兩個小時之後才能拿到我要的打樣。這是不是表示我得繼續接受著每看一小段就讓心情更沈重的小說?以目前極少間斷的啃書進度看來,似乎有些慢,除了每隔一個或一個半小時出去樓梯間抽煙,還有被鄰座同事詢問一些公務性的事項外,時間似乎並沒有流到另一個空間去,至少,目前沒有...

就這樣吧,等我寫完這本書的空白處之後,
這本書就當是我寄給你最後的信
而你不必回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