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過去,總會過去

【lonely】

多麼盼望狀況是奔向那只柔軟的床,沈沈睡去
帶著"What a wonderful day"的心境
偏偏實際狀況,熄燈就寢前,總是哀傷襲來
爆發在按下最後一盞燈的手指

室裡哀傷的樂音伴奏眼淚,一遍一遍竄流
哀傷趕在回憶勃起前高潮
久了。索性開啟燈光
空寂更甚
-------我的孤獨過於美化,巨大到過於美麗




【Dream of den】

不知為何,最近總在夢中出現你的書房樣貌
一個一面漆著酒紅,一面漆著湛藍的房

湛藍那面牆有個黑色實木書架,
上頭擺著來自米蘭昆德拉、葉慈、村上春樹、夏宇、
歐陽應霽、史蒂芬金、維吉尼亞.吳爾芙、
恰克.帕拉尼克、愛倫.迪波頓的書。

酒紅那面的牆則擺上一組你自己做的CD架,
裡頭有著原住民讚頌大地的古調、烏克蘭、波利維亞、
挪威、冰島、英倫、西班牙、古巴、印度....
不同風格迥異樂曲。

在這裡,我感到安心,卻也有一種流浪的悲傷
這些書,這些音樂正帶來他們國家的種種情懷
從遙遠的地方,前來在我的耳邊說著悄悄話
你躺在那裡,一片編織材質的深綠棉質床單上
如此幽雅...如此哀傷


【is pity】

就是有這樣淺淺的遺憾,我的留言老是掛零,
所以我把它拿掉了,因為我聽不到想聽的聲音,等不到想等的人
就是有這樣淺淺的遺憾,你很久以前的鼓勵,
我還在心上保存著,因為那是屬於你回應聲音,那是我想等的你
就是有這樣淺淺的遺憾,我想要你快樂笑著,
所以我把眼淚留著,因為我從來就不奢望幸福,但其實我好想要
就是有這樣淺淺的遺憾,最多也只能這樣了,所以只好帶著感謝,
因為我相信命是有道理的,就算我不在你的

生。命。


【in you is me 】

我就是我,誰都不是。
我與吶喊著的我,對頭瞧見
聽聞著那振臂急呼的口號,響徹雲霄,渺小難見
連一句話都不能好好對你說
做自己?我訕笑!

現在講話的我,經過多少
過去的、多重的、體制內的、體制外的我廝殺
剩下這個耍著白爛,用著誇張言語包裝情慾的假面
以我的毛植入你的身體
狠狠插進你的血肉之軀
成為你的一部份
在你不曾在意的肚臍眼上方7公分處
深入你的毛孔,你的神經,你的血液,你的呼吸
看你的內在,看你的殘酷,看你的無情

我探頭,你低瞧
這塊我的領土
嘆了口氣
我隱身不語
你無聲越過過我細微的洞
橫過她的腰際...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