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電影] 無名指 L'Annulaire



封存就可遺忘?

這跟王家衛的《花樣年華》不是很像嗎?到吳哥窟找個樹洞把秘密說進去,然後用手掩住,好似秘密就可留在那裡永遠不再帶回。這不也像卡通裡當小朋友不小心打破媽媽花瓶,於是把破碎的證據掩埋在土裡,希望神不知鬼不覺,事情從未發生....。

掩埋。是一個重點。人期望情緒可以被掩埋,透過掩埋進而遠離真實的情緒。

然,掩埋後真的神不知?鬼也不覺嗎?在片中不斷出現卻沒交代清楚的小男孩角色,或許可以視為封存傷痛記憶之處的鬼魅吧?他提醒著,被封存的東西,或許仍然活著,如一種鬼魅般的力量持續遠端控制著心靈。

控制。是另一個重點。人的情緒被記憶所控制,像是腳被鞋所綑綁一般。

實驗室主任送給女主角的鞋,合腳的程度就像生下來即穿在腳上似的,絲毫沒有空隙;如同人的記憶與人密不可分的暗示。記憶沒辦法從腦中被抹去,永遠也無法脫掉丟棄(雖然片中不斷暗示,脫下來會比較好)。但女主角最終並沒有選擇脫下,她說:如果我永遠也不想丟棄呢?然而,甘於"被控制"之下的執念,被控制的心靈將與控制[者]或[物]之間,產生一股難以言喻的貼近。這種執念與貪食著貼近,說穿了不就是慾望?

慾望。亦是一個重點。人的慾望一旦開啟,就如同張開口的猛獸,一口一口吞掉理智。

當衣衫盡褪唯留鞋子,那是控制者為被控制者戴上的枷鎖,更是啟動慾望的必須。於是,赤裸的肉體可以不假思索的當作貢品進獻;肌膚貼近的交媾喘息,輕易地在闔上眼簾後於腦頁裡穿梭迴盪;發汗發熱的每吋毛孔迫切等著被一一撫觸。慾望,繼續滋養更大的慾望,直到被控制者再也無法警醒被控制的事實,一逕朝著被慾望燃燒殆盡的路上前進。

封存,或許無法達到遺忘。
遺忘,必須在肉體滅亡後,才有其實現可能。

而滅亡,則在慾望裡,緩步進行。



→電影預告(看這裡)
→他人觀點
拜物小姐戀物誌 |無名指 (到底無名指是在講什麼啊?如果看完貝姬寫的,有這樣滿滿疑問的人,可以看這裡!)
歧路花園之神祕引路人│無名指的標本 by 銀色快手 (由原著書本的角度出發,不妨一併參照)
小說試讀本 |無名指的標本 (這裡可以試讀到小說部分內容)

2006.07.12 初稿

Comments

貝姬 said…
這片牽扯的一些元素,實在命題很大,我只抓出幾個試著為其做出具有關連性的脈絡,但基本上,我想不同的切入方式,將有截然不同的多種解讀,所以目前以初稿方式呈現,或許日後會再潤飾或追加想法。

以上。
glenn said…
dear baggy:
其實你的文每一句都有想像空間,但是一旦上下句或是前後段,似乎又不怎麼關連……駑鈍思想退化的glenn實很難拼湊出全貌。
Joe said…
你的揮灑烈愛與這電影很契合
雖然在電影這頭
一切都是藍綠色的
但在看不到的地方
顯然是很鮮豔的紅

孤獨中進行的愛
帶有死亡的氣味
隨時猛轉過頭來的姿態
像是
我存在於
遺失愛的激動中

然後像個鬥牛士般
渴望榮耀
那慾望如此鮮紅
等候下次刺穿身體的感受

無名指相對於野地的火
沉默彰顯著沒有名字的名字
用光遮蓋自己的身軀
她顯然更需求愛的不朽
貝姬 said…
還沒有沈澱的包括....大雨/乾涸澡堂/血與汗/慘白/散落/交集情慾及未曾交集體溫/被削掉的無名指/(先記錄下來,有空再說)
貝姬 said…
背景樂換成了無名指的插曲囉~沒注意到的各位,趕快開喇叭聽聽吧~好聽ㄟ

英倫搖滾名團「波斯提黑Portishead」頹廢、慵懶的唱腔營造出迷幻抽象而詭譎的聽覺新感受...樂團首腦人物貝絲吉本在看了劇本之後,二話不說立刻答應「無名指」導演蒂安貝唐的邀約,以個人名義獻出電影配樂的處女作,在頹廢中略帶著憂傷詩意的音樂氛圍下,更讓電影展現出一幕幕流動的神秘影像。(節錄中央社記者新聞稿內容)
air said…
貝姬妳好...
可以請問妳無名指的音樂再哪裡找到的..我找了好久..可以麻煩妳告訴我嗎..謝謝..
貝姬 said…
air你好:

請到右側不相干閒聊,留下信箱給我,我回答你(因為有些事情不宜大肆宣揚...呵呵)。
mmdoll said…
不好意思...你的文章過了那麼久...
我現在才看到...想問你無名指那首歌在哪裡抓到的呢?我找好久呢!
如果有看到留言,再麻煩你告訴我喔!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