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夜晚如此混亂吵雜

連著兩場聚會,代表不同意義
一個是不清楚也不想弄清的意義
一個則是看似毫無意義卻深具意義的意義

到底 意義是什麼


接到心裡深深關懷著的好友電話
在深夜。他說他快撐不下去了
事情好像真的有些嚴重...。
我難過的是,就算我倒出再多的同理心
能給他怎樣實質的幫助呢?
看著他寫下的文章
已經過久不搞煽情與誇飾那套
取而代之的無力,非常純粹。
一個令生命找到歸依的吻,
就算我能給,也不是他要的
令人安心的深擁,或許也不夠
我只能如生日那晚,在他睡著後,
輕輕的握著他的手。
以如此過於夢幻的方式
希望可以使他在夢境中,獲得甜美的釋放
但終究如此的不著邊際,是否仍離他的苦痛太遙遠
除了我能無盡給予的,心靈安撫
我對朋友還能做什麼呢?

這是去年,他在我這裡的留言
兩篇都令我難過與牽掛著
現。在。更。甚.....


-1
好像被裹在塑膠袋中吸真空的棉被
整個人的溫暖縮了起來
乾扁而絕緣
體液氣味封鎖
凝在無常失落中
悲傷無淚心冷無語
是那張大哥照
是本月音樂
是有時
會探出頭的靈魂
跳出水面的鱒魚
適合迎上ㄧ槍而完美了結ㄧ切的心情
才知道一直真誠陪伴著自己的
是自己
以及自己的孤單
和曠古以來的其他人依樣
才子武將村姑老嫗
聖賢才智平庸愚劣
都要異口齊聲嘆出的一道氣
深深地吐個舒坦
這樣的朋友
雖然我們彼此不同
甚至有些不懂
可是來世這樣連結在一起了
不要說感謝認識妳
而是世界遣你來跟我連結上真實
流動生命血肉

-2
起來聽你的音樂
覺得自己像是剛從冰箱拿出來的章魚
手腳硬而無力
灰而冒著凍煙
還在耳邊揮之不去的預言
像碎冰塊掉了ㄧ地
昨晚有人柔情而說出了傷人的實話
我還是讓自己受了傷
其實認識不過幾小時
我問自己
我準備好受什麼傷
(以前常常跟人說 成年後 要自己決定有誰可以傷害自己)
沒有答案
不過有全新的ㄧ天
也是不錯的
舊的我
喘息掙扎
新的我
陣痛中還生不出來
滿地羊水


整個夜晚,於是在吵雜之後,混亂著
我的夢塞滿了整個三小時睡眠
繼續完成未完成的話語
響個不停的手機,是夢裡的幻象
鏡子裡看似幸福的臉,是假象
認真張望著我的雙眼,還是假象
夢境滿滿的塞滿了,整夜長長的三小時睡眠

然後,我早起了。
無依的想著是否前往台中的計畫
整個人被掏空似的,需要無所相干的東西
帶領我離開現在的狀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