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夢手記。做愛與打包

(1)
睡前15分鐘,我決定靜心思考我的正面字句,這時指針指在10點45分,許多句子閃爍而過,快速到我來不及看清。「是不是太在乎,以致於無法放鬆呢?」我這樣想著。然後,打開筆記本,寫下一句:「我希望可以自在的自處」然後,又刪掉。我還不夠自在嗎?我跟自己相處有障礙嗎?結果,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我很愛跟我自己相處。爾後我發現這並不算正面字句,反倒有點像是「願望清單」。正面字句,應該是一種鼓勵,像是自己給自己加油,補充能量那樣的意味。

調整思緒這段時間之間,我已將NO.1瓶裡的液體,依照任務指示,滴入3滴在薰燈上緩緩蒸發,室內也開始滿滿充斥一股奇異味道,那不是安撫的甜膩香氣,也並非讓人感覺清澈的草本氛圍,而是一種有著逼迫要人要說出實話的那種味道,彷彿今晚會是個難熬的夜,要好好對自己嚴刑烤問些什麼。

人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困難,所有的事情都會過去。


帶著這句正面字句,我關了燈,11點12分就寢,我懷疑今晚會作夢嗎;對於夢境內容的不確定性感到些許不安;我能把正面訊息帶入夢裡嗎;醒來後我能記住夢境嗎?念頭又是如此閃爍不停。經過深呼吸數次後,我專心默唸著我的正面字句,決定讓腦子控制在一句話的範圍內奔跑,限制它過動地跳躍。

(2)
夢境,開始於電腦螢幕右下角浮出的MSN聯絡人上線通知。
那是誰?為什麼夢境一開始是這個?我的現實意志似乎並沒完全睡去,翻了個身,我強迫自己再次進入恍惚之中。.....浮動視窗再次跳出,稍縱即逝,我來不及看見他是誰。

(3)
另一段,他是個我認識的人,在夢裡,我確信認識他,是感覺上的那種認識,但叫不出名字,沒有確切的臉。他來找我做愛,氣氛還蠻愉快的,當我準備迎向他赤裸身體時,我身後突然出現另一個人,要我去抱床上躺著的另一個男人。他說:試試看。我抱了,接下來畫面空白。我仍然覺得我抱著的另一個人是認識的,但還是不知道是誰。

(4)
我又來到這個令我不想再回來的屋子,這屋子裡面還有許多我的東西,我開始打包,拿走我的相片、CD、書籍(我還記得我要把村上春樹的書全帶走,因為朋友要跟我借)。取拿時手的觸感很不好,書籍物品全都沾滿了灰塵,我想快點離開。小朋友在旁邊嬉鬧,他說媽媽你看!媽媽你看!而我只是一邊敷衍,一邊繼續打包,偶爾專注一些書籍或CD上。

(5)
醒來足以記憶的只有關於「做愛」與「打包」這兩個情境,而「正面字句」對照「夢境」似乎派不上用場,甚至沒有直接意義。夢裡,我收拾到「地下鐵」這本不曾擁有的書籍,另外還有2-3本根本沒印象的書名,在夢中我卻自言自語說著:原來村上出過這本書啊;另外還有「花與愛麗絲」這張CD也在夢中出現,但實際上我未曾擁有。夢裡CD封面是橘色調有點光影的感覺,今早上網查了一下,結果...與事實並不吻合。

「夢」要告訴我什麼呢?還是,我還未準備好告訴「夢」什麼?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