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 we dance

我對跳舞這件事。有著濃厚的感情,以及有些事要說。
高中時代常去一家叫做SOHO的舞廳,整體空間設計頗像"電影院"
有層層高起的一排排座位,舞池則在底層
那時對擺動身體是害羞的,往往坐在上層座位,喝著蕃茄汁,假裝自己很屌
奇怪的是在那個年代,諾大的舞池經常是冷清的
彷彿大家都是去聽音樂的
整個世代似乎每個人都在學習變熱情。變開放。
試著接近流行POP文化。



大學時代,有陣子每星期總要去上兩回TU
一回往往是Lady's Night,因為當夜女生免費
心中總在那刻興起得滿足對得起,那些花錢進場男人的怪異想法
在自我暗示下,自然而然的表演得像朵想被摘的花,
擺出全然開放被搭訕的心態
滿足某部分被捧著的虛榮
以及作賤自我的墮落。

另一晚則通常會選擇Monday Night
經過假日的瘋狂過後,那晚的人總會較少
明顯的會有些質感較高,也較怪的ㄎㄚ
當然也不乏那種每晚出現釣不同女人的熟面孔

每個禮拜2次的高消耗熱量的運動
總讓我徹底的舒放與徹底的累
持續了不知道多久這種不得不
以及愛得像吸毒般的狂熱之後
TU轉眼間成了連結某部分青春的代名詞

現在總不時希望在某個適合的天,再度朝拜
不過現實中我想那美好應該不會再次出現
舊地重遊往往總是悵然居多....

在加拿大念短期學校期間,我住在像是陽明山的那種高級住宅山區
每週五固定搭乘9點的巴士往山與城的界線駛去
外觀如英國博物館的巨大舞廳,閃著青藍色的奇幻光芒
在那裡東方面孔非常少見,
我與同伴很輕易的吸引現場任何想吸引的帥哥
同時也是這輩子真正感受過兩人跳舞這回事
無論是熱舞或慢舞
就像國外電影演的浪漫愛情劇
或是Dirty Dancing那部電影一般
真正感覺毛孔貼著毛孔。汗黏著汗。
身體依另一個身體慾望交纏擺動的原始愉悅。

現在想起,慶幸著
在我活著的曾經,有過這段...
跳舞對我來說,始終是個非常好的運動
讓我快樂,也讓我感覺充滿力量與性感

在身體很差。心情很差。精神很差的時候,會想跳舞
在夜越深人越靜。在天氣很好。
在非常自我覺醒的時候,還是想跳舞

好久沒去某個場合跳
僅存在家中自我擺動
雖有種淺淺的成長悲哀
但我清醒的知道現在舞著的我
是如何自由 . 自在 . 自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