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夢手記。精疲力盡

一夜輾轉,每隔半小時清醒一次,而每半小時間,至少翻身4次。
嚴格說起來,昨夜我失眠了。

滴入NO.1精油最後僅存的液體,帶著從胸口湧上來的疲憊,用著敷衍態度想著正面字句,完全不想槁什麼瞻前顧後,真知洞見,非要硬給自己套上啥勞子的正面字句。我的腦袋只悠悠冒出,潛意識需要的東西。

在慾望之流裡,我必不再淹沒。


像是聖經字句般具有不可侵犯神聖性,我知道我自己也懷疑,但事實上這夜已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懷疑。很快地,眼皮蓋了下來,卻漸漸呈現「越睡越醒」的不舒服狀態,這是我極少經歷過的,就算有,我也忘了當時生活遇上了怎樣的情境。

JOE的聲音,來到了我的恍惚狀態之中,我甚至不清楚那是不是夢境,有點像是睡前對話的延續(事實上,我們睡前並無談論到什麼需要花腦筋的問題),在恍惚裡我與JOE一直在解著某個很難釐清的數學方程式,我們都很頭大,反覆演算總找不出問題所在....越來越複雜,越來越複雜....但又覺得不該如此複雜,一定只是哪裡出了問題,而我們沒有注意到而已。

好累,在某次轉醒的時刻,我睜眼望著床邊的牆壁,室內依舊維持著黑暗TONE調,我不知道我們解這道習題,已經持續了多久的時間。翻了身,無力地再次闔上眼睛。

越睡越冷,我用了兩條被子覆蓋我的身體,身邊像是下起了雪,無論如何覆蓋,都無法抵擋寒意;無論如何緊密包裹,始終感到身體某些部分暴露於空氣裡,而我竟認真的斷定,那些暴露的部分,是讓夢境入侵的入口。我不斷的拉扯棉被,搞到自己精疲力盡。

再次轉醒的時刻,似乎沒有過多久。我好累,累到甚至考慮起身,遠離這樣恍惚的睡眠狀態,拾起床頭上的鬧鐘看了時間,5點。反身整個人趴在床上,帶著幾近咬著牙關的絕決之心默唸:腦子,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求求你不要再想了,我好累,我好累,我真的好累.....然後,我想我的眼眶流出了叫做淚的東西,一股熱熱的滾燙滲進了床單裡。

默唸似乎起了作用,腦子緩慢的放下難解的習題。
在幽微的黑暗之中,薰香台的燭光,隱.滅.於. 天邊漸透曙光之時....


下週,我即將邁向NO.2精油給我的....未知夢奇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