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掀慾雨.01 ]

故事發生在1997年,當時她去了印尼峇里島,那是母親送她考上大學的禮,也是生平第一次出國的經歷。當時她們選擇在6月份出遊,而那時正逢東南亞地區「雨季」。

「該不會天天下雨吧?」我問道
「是啊...的確天天都下雨」
「那不是很掃興嗎?」

其實遊覽了哪些地方,記憶幾乎已被沖刷得快模糊不清,加上3天行程幾乎徹底被雨季佔領,所以無法避免...最後強.烈.記.得.的也只有「雨」帶來的感受,還有在第3日時,因為那.場.雨....所發生的事情。



「發生什麼事情?」我有些急切的問
「讓我先形容完雨,再告訴妳」不太確定她這樣回答,算不算是她慣性的閃躲
「總之,那地方的雨,讓人很不舒服」她以這一句當作開場白

那是一種非常黏膩的感覺,好像身上爬滿了濕滑的水蛭,不斷吸著我身上的什麼,讓人不知不覺陷在噁心感的狀態無法掙脫。陣雨並沒有伴隨涼爽的風,卻是混雜著日間空氣殘存的高溫;下起雨時,天色總是迅速變得非常昏暗,參觀所見的印度古寺全都沾上了青苔、灰白色的不知是風化或是黴斑的東西,還有四周數量極多飛舞不停的蜻蜓,整體就像是禁止外人打擾的墳場,那些面目很怪的神像,在雨下活靈活現起來,散發的根本不像是一個宗教場所該有的莊嚴氣息,反倒是極為陰沈,讓人退縮畏懼的恐怖感。雖然我的母親始終不減到此一遊的拍照興致,但我卻真的一點兒也沒.辦.法.有任何遊樂的心情。

「恩嗯,我聽說過印度教其實有種邪門氣息,甚至有生人活祭或是下蠱的巫術,他們是多神論,邪魔之類的也會被造像供奉,雖然像佛教講求輪迴,但同時也強調報應,神也不全然是道德高尚的神,像是他們的主神之一:濕婆,就是毀滅之神,以男性生殖器做為象徵,會不斷變化不同的形象,有時是男,有時是女」

「我倒沒研究那麼多,不過現在想想,我實在不確定到底是因為下雨,還是因為那些神像讓我覺得不舒服...」
「或許妳可以想想,不舒服感裡面有什麼,例如它衝擊到妳哪部分,以致於不舒服?」
「如果要說是衝擊的話....說實在的....我覺得那個雨,那些地方,似乎會把不好的慾望掀起來」
「怎麼說?」

就是...明明人清醒著想躲開,明明也感覺到恐怖了,但是眼光似乎無法移開,分不清是自己無法克制的接近,還是被拉近;不想看卻看,不想碰觸卻還是碰觸,總之,當靠近之後,伴隨而來的是暈眩感,身子感到異端躁熱,心跳頻率非常混亂,但似乎內在的狀態不止這樣單純。有東西一直在長出來,我徹底覺得那是不.好.的東西,或許,說這是慾望很怪,但好像也沒有更恰當的形容詞 。

「恩嗯...蠻有意思的說法,不過,我似乎能理解」
「所以....應該算是慾望吧....而且,這跟我之後要講的故事有關」

於是,我們決定抽根煙休息一下,再繼續她所發生的故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