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故事3號。皮膚科診所

我的女性友人領我來到某個夜市巷弄,
據說這裡藏有一家能醫治各種疑難雜症的皮膚科診所。

診所外觀看來是間日式平房,一道厚重鐵門半掩著,上頭紅色油漆略顯斑駁。我們推門進入,眼前出現一條僅供兩人擦身而過的狹窄通道,往前行走不久後,我們與排隊準備進入的人潮相遇。

前頭的人,壓低音量竊竊私語著,我與朋友一起跟著隊伍慢慢緩步前進在有如迷宮般的蜿蜒通道中,在這當口,我望向天空,灰鴉鴉逐漸暗下的天色,與通道兩旁高牆上一圈圈的鐵絲網,形成一副莫名詭異的景色...。



走了一陣子,我遠遠瞧見牆上閃著紅色號碼燈,我想前方應該就是診所的入口。我問友人等會兒是不是要在那裡掛號?她說:不用!然後,突然轉身用很嚴厲的眼神,以中指比出噤聲的手勢,示意我不要講話。我嚇了一跳,只好暫時繼續跟著她的腳步前進,心裡卻油然升起一股莫名的疑惑。我來這裡做什麼?

(我的皮膚沒什麼需要解決的困擾啊,我為什麼要來這裡?) 然後,我才突然想起(對喔!我只是陪朋友來看的啊...),但我卻莫名的擔心起來,等一下該不會被誤會成要看病的吧?想著想著,我發現我已經來到了診所入口。

診所入口前方是一個寬大的候診區,有著許多椅子;人群走到這裡,很自動的依序排排坐下,一位面無表情的護士站在入口,似乎負責操作號碼燈,既沒有先收健保卡掛號費,也沒有叫名字。在非常莫名其妙的狀況之下,一切卻又彷彿極有秩序的進行著。

坐了一下子,椅子突然動了起來,最前方一排的椅子,正以遊園車一般的速度,送入約10幾個人往診所裡頭,我低聲跟我朋友說「好奇怪喔..」朋友回答我「哪裡奇怪?」眼看快輪到我們時,我索幸舉手問護士小姐:「我是陪她來看的,是不是不用坐在椅子上?」她回應了一個冰冷的眼神,然後再把眼光移往我朋友的臉孔。

朋友突然扯下我的手臂,再次擺出噤聲手勢,示意我不要多問。同時間,我所坐的椅子,已經隨著輪軸,開始緩緩移動,進入了診所。

診所內非常陰暗,彷彿一座廢棄工廠,隨著椅子前進,我看見前方的人,紛紛被推送到不同的區域,診別指示牌寫著:磨皮、漂白、填充、削骨等等奇怪的字眼。有個女孩被磨去半張臉皮,嘴角卻滿意的露出了微笑,用很詭異的眼神看著往前方繼續前進的我;漂白區則看到一個女孩臉上,被淋上不知名的液體,發出滋地一聲後冒出了煙,彷彿被鹽酸侵蝕;行進到削骨區,我則看見醫生戴起銲燒用的鐵製面具,拿起電鋸正要進行著什麼....非常靠近我的診療椅以及身邊的牆上,全佈滿了鮮鮮血肉...

眼前的景象,讓我驚恐到發不出任何聲音,想要離開座椅也完全動不了。血淋淋的場面不斷在眼前橫掃而過,面無表情的醫生、護士、毫不尖叫的病人,讓我搞不清楚這到底怎麼回事!

最後,我穿過一條通道,被送往[其他護理室]。(其他?什麼其他?!)

我被強制戴上氧氣面罩的東西,抬上診療台,手腳被緊緊綁住,意識漸漸模糊....不知過了多久,醒來後,視覺慢慢恢復對焦,朦朧中我看見我自己正躺在斜對角的另一個診療台上,滿意的撫摸著臉龐...(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醫生遞給我一面鏡子說:好了,手術完成。

而鏡子裡的我,變成了另一個人。....我的朋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