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沒有下文

時間凌晨2點37分46秒。

我的睡意跑去外太空旅行,要很久之後才回來,甚至回不來了。

總是在這種時候,我喜歡在黑暗中安靜的抽著菸,感覺到舒服。

沒有任何躁鬱、恐慌、勉強與不安。

這時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擾我,除了鬼或小強或是蚊子先生。

我想著今早我自言自語跟某人提及的。

「我搞不清楚為什麼見到你,卻沒去跟你打招呼」這件事。

我想這背後,肯定有很複雜又難以說明的因素影響著我的行為。

而這一切根本沒辦法去剖析。

在這之前,我想記下剛燃起手上這根菸時,所想到的一句話。

「某些時候,我看見了嚮往中的自己,卻又深感我與自己之間遙遠的距離」

菸已經抽到最後一口,到了不得不碾熄的地步。

而我並不打算思考,該不該去睡,這樣的問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