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語彙

中午所吃的米苔目,斷成一截一截,歪歪扭扭塞滿整個紙碗
像蛆,有著肉燥口味,淋了醬油雨的蛆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我嘔了一下,接下來引發了一連串的咳嗽

這次生病算是災情較為慘重那種
支氣管嚴重發炎,鼻腔也很腫(這是醫生說的)
很奇怪的一件事,
每當咳起來,頭好像被拔離身體,再裝回去似的(而且,沒裝好!)
在短短的幾分鐘內,腦子很空白,只有嗡嗡嗡的聲音
胸腔迅速被痰給灌滿,
絲毫沒有空間,足以吸納任何微小的新鮮空氣

每一秒離窒息,很近。

吃著蛆而且感冒嚴重
我該死的竟無法避免
又想起自己與部落格起來(我還真是在意這兩件事)

廢話無用的文章型態,到底會持續到什麼時候?
縱使這是最自然流動的我
但若滴滴答答流個不停,
不就像個漏尿老人,惹人厭閒嗎?
這時,習慣性討好的性格,會跳出來責罵自己
她說:妳不要再這樣唧唧歪歪下去,
這些廢話與看妳部落格的人沒有關係
沒有人會從這堆廢話裡面,去試圖揣測或瞭解,
字後面有些什麼,又或者沒有什麼
妳必須去創造叫好叫座的東西。

saw02

我知道人們喜歡看什麼,但我寫不出來
我也知道人們不愛看什麼,但偏偏我就是犯忌諱的
不由自主,寫得沒完沒了
定期,
總覺得應該拋掉那些不屬於我本質的一切,
只在意我在意,以及在意我的人就好
但,很酷這回事,經常能量不足,難以持續
所以,當我遇見真的很酷的人,我都深感佩服
但不清楚那背後需要付出多少孤獨的代價
(其實,天生很酷的人,根本不會在意孤獨)

而我,只是經常
不清楚自己在意什麼,也常欠人在意
於是,一種極糟的狀況發生,
那就是允許自己跟智商不足的人
講一些遠比廢話更廢的廢話
「唉」在內心OS,無力成了必然的結局。

我是我自己唯一忠實的觀眾
我看著我,在意自己的不知道在意什麼
在我裡面的我,其實只有她是始終在意我的....
那些我始終在意的
因為很像我
所以我在意。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