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日,我不能不誠實

我還記得那天我們流在彼此肩頭上的淚水,以及哭紅的雙眼,就在我的公司樓下那街口。深愛的人在面前哭泣,除了安慰並承諾我們是永遠的朋友,我想不出更好更真切的話可以說。風從我們之間微微的吹過,我的手裡還拿著你從屏東拿上來送給我的一袋黑珍珠蓮霧...

總禁不住回想起那日,想看清楚自己當時脫口而出沒有預謀的決定,是否做錯了什麼?你終究消失在我的生命中了。人說分手的戀人不可能做得成朋友,但我實在對此想不透為何不行?尤其是你和我。朋友說:既然如此在乎,那麼怎麼不去找你,當面問個清楚?



我想過,但信不回電話不接,人去找了恐怕也只是帶來困擾的成份居多。我需要的是你一些些還在意著我的暗示,又或是乾脆的明示,例如:別再試圖聯繫我了,這輩子就讓我們各走各的,若有哪天不期而遇,那麼請原諒,我得別過頭....

只是當我渴求著乾脆如此絕決的結局時,總想起分手那日,當我說著:「親愛的,答應我,以後還是朋友」,你是如何緊緊的牽著我的手,邊流著淚邊猛點著頭說「會,我會」...。對我來說,那就是確確實實的承諾了,如果這樣分開,那麼我想所有的遺憾,將被綿長的友誼取代,對你對我難道不是另一種幸福。現在,我極端想問問你,難道當時你的眼神與話語,只是客套的回應,又或者是演戲?關於這點,親愛的你真的欠我一個交代。

夜裡夢見你,隨著分手越久次數越少了。然,那些一起走過的地點,重要的日子,甚至穿著與你約會的每一件衣服,那些信件,照片...每當再次碰觸,記憶就自動重播。我告訴自己,擁有過的甜蜜越濃,傷痛自然也就越重,這是相對的、是公平的,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較為平靜的度過,那些想你想到極為沈默的時刻。

情人節到了,在這個適合反省的節日裡,我總想特別誠實的面對自己,沒有誇飾的語彙、沒有暗示,只想清清楚楚記錄在感情中最最在意的感受,曾被你真實填滿的心,直到目前,我真的不相信誰還能讓它再次那樣被細膩的溫柔呵護。我在想,是不是一個人的心,被摸到最裡頭的機會,只有一次呢?當我在對著上帝祈禱時,我默默的問著,似乎聽到答案說:「是的」。然而,我卻不夠肯定自己是否也摸到了你的最裡頭?或許,因為我沒有摸到,所以你才可如此放下吧...

昨夜和一個朋友聊天,他剛與女友分手,極端痛苦的狀況不言可喻,他問我:為什麼她可以如此冷漠?為什麼曾經那麼相愛的人,現在卻再也不心疼?或許戀人總在分手後,留下許許多多為什麼,問一次痛一次,連帶引起身邊人的心疼。我告訴朋友,他非常優秀,有著許多人關心著、愛著(當然也包含了我)...然而,我明白旁人再多的鼓勵,有時的確無法替代,心曾透明地被一吋吋撫摸著的感受。傷痛是必然的,只是很心疼。

如果分手總是傷痛,那麼我必須說,我如此佩服你能夠隱忍著,不讓我看不見你任何的痛,而我是不是總顯得不夠成熟,如同朋友的癡與傻,分了手還在自問著:為什麼?

勸著朋友別再去看那女孩所寫的文字同時,我在想,或許你身旁的朋友也曾為了你好,建議你別再來看我寫的片語隻字,如此才能夠徹徹底底把我戒除..。否則,曾經那樣愛過我的你,怎能看到這些文字,還是保持著冷漠?

是不愛了,又或是記憶已經洗盡了?
是還愛著,卻害怕聯絡讓生活亂了?

親愛的,讓我再說一回「就算分手也要一輩子做朋友」這是你答應過的。若這承諾已經失效,那麼請你清清楚楚告訴我,好讓我不需再問為什麼。這日寫出,許久以來想要對你說的,不是要表演什麼,而是我並不在乎任何人知道我對你的感情與思念,是如此堅定地深刻。我唯一怕的,是你看不到這些,再也不在乎。

Comments

亂子 said…
真正的朋友間是不會寫這麼纏綿的話語的
朋友終究是有那麼一點肉體距離
曾經親密過的人,肉體、心靈都曾看得那麼仔細過,怎麼可能回到假裝忘記不在乎的位置
尤其分手原因是某一方的背叛的話,那種傷害是會把對方所有的缺點都加以醜化的
一個你又愛又恨猶如肢體交纏的人,怎麼可能真心當朋友
別傻囉
Lizc said…
唉。
(很短但很感同身受的回應)
Baggy said…
我們的分開不是因為任何一方的背叛,大抵來說是因為在不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這種狀況。現實並非戲劇,誰也無法像瓊瑤劇一般,把事情都打破,硬喬到對為止。既然如此,那麼就放手吧!不要硬愛,做朋友總行吧?總行吧!

可能是我太習慣,分手戀人都可以轉化為朋友的模式了吧。第一次遇到想完完全全躲起來的人。是說,彼此都沒有對不起誰,只是現實因素被迫劃下句點而已,究竟需要躲什麼呢?心靈契合的人,實在需要珍惜再珍惜啊...

這篇顯得我整個一頭熱(唉)
亂子 said…
哦,是這樣子的啊,那是有可能當朋友,我自己就有。
但對他來說,說不定當時他覺得自己在犯罪,現在躲起來,是想忘記當時的罪。
陳昇有幫BEYOND填過一首詞叫:「愛過的罪」
歌詞如下:
孤獨的人胸中有一些傷痛
卻不肯 輕易去對別人說

只想找個無人黑暗的角落
一個人 獨自撫慰著傷痛

聽不見 眾神已沉默
都不願 同情凡塵罪過

愛過的罪 凡人都無法解脫
你我都努力 埋藏不肯說(將淚水吞落)

愛過的罪 換來無語的面孔
不會再 無謂的浪漫

青春虛擲換來是太多悔恨
只怪我 從來不懂得把握

虛情假意莫非是你的面具
看不見 是否你也會哭泣
BC said…
[我在想,是不是一個人的心,被摸到最裡頭的機會,只有一次呢?]
這句話,我似乎也聽到了是的答案。
雖然我也不是這麼確定搞不好不只依次而已。

毛姐的心情我想我好懂的,
那樣子沒辦法可是就是這麼適合著。
但是這裡就是現實沒辦法的啊。
因為不要硬是愛,那就做朋友。
我也很習慣於分手就朋友,
也做得到。
就是因為曾經比朋友更貼近心裡,
所以退回朋友時更感貼心了。
我是這麼想,嗯。...
這種事總是見仁見智的不是?
妳叫我毛姐這時我就是毛姐 said…
是啊。聽妳這麼說。我的確相信著妳懂。我們都是做得到的人啊。而他人就算再怎樣親密過,也是無法強求。
影子 said…
既然是心靈契合的人,卻"因為在不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這種狀況。"下而分手,實在是非常遺憾!

或許現在這樣說,為時已晚,但依舊忍不住要問:為甚麼不慢慢地走下去,等到時間對了呢?時間,總會有對的時候,心靈的知己卻是生生難尋。

這是我死浪漫派的堅持:已經找到最愛的他,就決不會輕易放棄離開。其它的,Let it play out。總有一天等到他,總有一天等到我們,總有一天等到信服。

祝福妳。
影子 said…
幸福!

是等到幸福!!
貝姬 said…
所以 我還在等 只是 見不到對方在等
然而 時間往往是不會等人的 若有緣 天 會再次安排的
Kiwi said…
妳好,我是路過的kiwi,
以我的個人經驗,我想對方應該是需要一段時間去完全放下妳吧。
前前女友跟妳一樣,當她決定分手後,仍要求跟我作朋友。我在痛苦與不捨之下,覺得退而求其次似乎也是一個選擇,總比當陌生人好。但事後證明那只是因為我在內心深處仍抱著復合的一線希望。於是,每一通電話、每一次MSN交談,都只是讓傷口再被揭開一次。當我打電話、發簡訊或Email給她,她不回覆,我難過,她回覆,但是跟我body body地聊天,我也傷感;每當她傷心難過,我跟著心情低落,當她分享愉快的生活經驗,我暗自神傷為何跟她一起經歷那些的人不會是我;有一天,我終於認清,在我完全放下她之前,這一切表面的朋友關係只會讓我永遠無法走出來變回我自己,而只要我走不出來,我們永遠也不會成為「朋友」。
於是,我跟妳的前男友一樣,斷絕一切聯絡,刪除過去所有的email、簡訊、把她從手機聯絡簿中刪除、也從MSN名單刪除、封鎖她,堅壁清野。唯有如此,我才不會時時刻刻掛念、觸景傷情。半年過去了,我慢慢恢復正常生活。最近,我開始接她的電話,作一些朋友間會互相幫忙的小事。我仍然不知道我們是否能重新成為貼心、無話不談的朋友,就像我們交往之前那樣,至少,現在我心裡好過多了,也許我們可以做得到。
我的想法是,既然決定分手的是妳,妳該尊重他有靜靜療傷的權利。他答應作朋友應該是真心的,只是他目前作不到而已。給他一些時間,也讓彼此冷靜下來,能不能作朋友、作什麼樣的朋友,就讓時間去告訴你們吧。
貝姬 said…
KIWI謝謝你,或許是上天透過你的言語,為我稍來對方心裡所想的事情。無論未來我與他的關係會是如何,至少我確信著,自己真正愛過也高興著記住的盡是對方的美好。那麼,我想這已足夠稱之為一種恩賜與幸福。

如果,人生無法避免失去的痛,那麼就讓這痛教會我們,如何在失去後,還能真誠感激上天,給予我們還有另一天可以去愛。我想,如此才不枉費對方曾對我們的好。

bless you too and thank's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