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詩救贖。或作祭

過了這個年,就快進入春季,那是去年[詩搭搭運動]開始的三月時節,那時我們公開了對於詩的暗戀情愫,紛紛前仆後繼以他人的詩又或是自己的詩,表述了既美麗又悲傷且甜蜜也隱晦的種種情感;這夜晚了,1點17分,好久不曾有過的失眠,再次造訪。遂翻開杜十三的嘆息筆記,反覆咀嚼著這首....反覆著我定期的黑。




終於看見了
在光的逼視之下
所有歡愉悲傷的色彩
都沈澱成黑色的影子
匍伏在坎坷的地面
搖頭 徘徊 掙扎

終於看見了
在火的燃燒之後
所有的影子
都凝固成更黑更黑的炭
埋在嶙峋的地層下
絕望 沈寂 僵硬

也許所有的黑
都是縱慾之後等待救贖的罪吧
都必須等待一段漫長時間的懺悔
才有可能遇見一個名叫憐憫的礦工
用哭聲挖掘
用愛點火
才有可能從一片死寂當中
藉著重新點起的火花
向嶄新的世界投胎吧

懺悔的炭在黑暗的子宮裡期待著淚水點燃
企圖再度燒出一道絢麗的彩虹
我正在思索:
如何才能來得及使自己
從一粒罪孽深重 苦難無邊的黑
被赦免成一滴 充滿感激的
鮮紅的血呢?

答案 在沈默的黑色中

‧一九八九年七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