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相

朋友因為工作調店關係,搬家租屋在台大商圈交通博物館後面水源路一帶。我向朋友問起新家的狀況,他如此描述「住這一帶的多是孱弱老人、殘疾與智能不足者,整個社區猶如半死人的集中營,空氣中有著衰敗與死亡的氣息,大抵來說是人家俗稱的貧民區。」我聽聞後回答朋友「那不就像HBO影集,奇幻嘉年華?奇形怪狀的人全都聚在一起,加上底層的味道,超有意思的呢!找一天我得去瞧瞧,還要順便帶相機去拍照!」

講完這些話之後,不免與最近妮可基嫚主演的皮相獵影產生連結。這是講述一位挑戰社會觀感,專拍邊緣人的美籍女攝影師Diane Arbus的傳記電影;沒看過電影、小說、甚至不認識這位攝影師的我,並不確定所謂拍攝邊緣人,所要傳達的意念或目的何在?然而昨日,當我親身進入邊緣人群聚的社區,內心湧出一些窒礙的感受,取代了先前不知人間疾苦的見獵心喜。


到底是這個世界本身不正常?還是我們看待世界的角度不正常?


在輪椅上發著呆的老人在黑暗的長廊上像鬼魅般的坐著。哇!超黑暗的!拍一張;穿著破掉鬆垮衛生衣,腳一跛一跛手一拐一拐不斷傻笑的智障青年。哇,這個夠讚,一定要Close拍到嘴角留下來的口水;全身髒兮兮頭垂得低低,身上有著臭尿味的無業遊民。恩恩,不賴不賴,從背面拍肯定更有味道;零零散散的攤販,賣著不新鮮的水果菜肉。恩恩,拍下來拍下來!飛來飛去的蒼蠅絕對是重點...


為了使畫面更衝擊、更具張力,當內心告訴你要怎麼拍怎麼取景時,那麼照片還足以反應事實嗎?還是僅僅足以反映攝影師,看待世界的偏頗角度?


離開前,朋友告訴我一件事:「今天兩組搬家工人面對我的住所,有截然不同的反應,一個是用不屑與抱怨的口氣對我說:這個地方怎麼那麼難搬...這樣我們要加收費用;一個則是對他說:房子小是小了點,但是五臟俱全、鬧中取靜,而且這地方住很多老人家,一定是個有人情味的社區,祝福你的新生活順順利利。」

朋友繼續說道「搬家工人走時,拉著我與樓下的老人打招呼,他跟他們說,我是南部上來的孩子,以後請他們多多關照,頓時那原本一張張槁木死灰的臉,出現令人很溫暖的笑容...」

朋友問我:「是不是因為我們的內心不美,於是,看待事情變為習慣性的醜陋與反面呢?」
我說:是吧...

Comments

bassanio said…
這篇文章吸引我從RSS Reader跳進來,結果發現,新版面很正。
費迪 said…
不用懷疑
攝影作品所投射出的
絕對是攝影者的觀點或偏見
跟事實關係不大
莉莉桑 said…
很正,再加從紐西蘭投來的一票.
baggy said…
連著幾天莫名其妙的春日寒流後
今天終於有太陽了
舒服的日子真是難得
謝謝三位留言啊

費迪說得好
因為你是營造情境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