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再去爭論,那無以爭論的事情

當暮色漸暗,天上下起暴雨之時。雨滴開始反覆地述說著這句,於是一切都清晰起來了。





回到過去再觀看一遍,很容易使人發現,原來最精彩的,已經早在過去發生過了。
天外飛來一筆的情緒,其實,若沒有狠狠記住,那麼連愛意這種東西也容易遺忘。
總算到了合適的時空,可以冷靜的讀波特萊爾,朝向最冷峻也最真實的方向前進。

困在一處斷不是好事,或飛,或跑,或跳,或走,才是人生的韻律。

何以再去爭論,那無以爭論的事情
何以再去爭論,那無以爭論的事情

詞,如舔刀上的蜜,得小心斟酌。
朋友剛才這樣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