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莉莉桑的信

親愛的莉:

我想妳肯定好奇,為什麼在這週日10點半的夜裡,我會突然想要寫信給妳呢?
沒什麼的,有些人,就是令人想對她寫一封信,就如上天彷彿早安排好的相遇。

昨日,無預期地收到妳的第二封明信片,寄出日期是三月十九日,它整整比四月十一日寄出的那封,晚來了半個月之久。這讓我我忽然想著,人生有時也像是這樣,早出發的人不見得可以提早到達終點,只因生命中總存在了太多的意外或總繞過許多不由言說的迷途路徑。


總有些事,我們清楚著「如果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然而,也有些事,我們知道「就算現在無法做,以後也一定要」!我自問著,那麼「旅行」,對我來說屬於何者呢?

在遠走高飛的力量尚未來臨之前,我所能做的,是準備吧?準備好看這世界的新穎心靈,準備好足以消磨的滿滿勇氣,準備好確信在某處還有等著我的什麼...那麼,換我出發時,至少,我將因有人可以等著收我的明信片,感覺自由地安穩著....

聽你提及NZ陽光的毒辣,我不免想起台灣天候的多變,它總是這樣的滋潤著我們的感官,讓許多文字因此油然而生,這真是生在這片土地,相當美妙的一件事。總是這樣的吧...外頭的白雲再白,藍天再藍,最終似乎永遠抵不過家鄉特殊的濕度與氣味。我曾經三個月待在國外廣闊的土地,是那麼地僅僅,當再次回到台灣後,卻因為見到街道的擁擠以及聞到機車的廢氣,喜極而泣....是說,我太戀鄉了嗎?還是,注定無法當個飄泊四方的旅人?

行前送妳的音樂,每每聽妳三番兩次提及的感謝,我總溫暖在心。從沒想過,那些在我這小小書房選出的音樂,可以混在一個女孩7公斤的背包和18公斤的行李裡,以飄洋過海的姿勢,與她如此貼近。每一刻,每一個音符,在某個轉角,在某處草地,悠揚地,將情緒隱隱串起。妳說:灰暗的樂音,妳愛死了,也能讓妳能在天色漸暗時,體會光明的可貴。我則想說,若那些灰暗樂音,能成為妳旅途中,用以理解並撫平內心恐懼或憂傷的神奇伴侶,那真是最令人微笑的事情。

親愛的莉莉桑,這趟旅程,妳為我做了很好的示範,請繼續勇敢下去。非常高興能認識妳。最好,能讓我收集到妳的10張明信片之後,最後因為不認輸的氣魄使然,決定自己去旅行。

PS:隨信因而變化的背景音樂,特別送給妳,輕快的旋律,盼望有助腳步移動迅速。若妳信箱能收信,請告知一聲。我想,只有22首音樂的CD,是一整個地不夠整趟旅程吶....人,不免時時需要update新的情緒,妳說是嗎?

Comments

查理王 said…
這裡的音樂,在深夜裡,常帶我進入一個迷離的時空,有一種讓人很想放棄自己,找個解脫的方式.

早到,與遲到,常常都很可悲,或甚至可惡.
只有剛剛好到,才有那開始擁有及繼續下去的可能.

人生何所似?
苦短之外;最恨的是情長.
貝姬 said…
唉呀,我反覆唸著...最恨是情長吶...該死的兒女情長。
貝姬 said…
查理王:讓我嚴肅的講些話好了。

每個人都有脆弱與無助的時候,如果我們都清楚,偶爾地漂流在樂曲裡,是一種奢侈的幸福而非沈淪,那麼也就不會徬徨,該用什麼姿勢再次站起來。我承認,我有時太沈淪了,有時也很徬徨,每每去到你那裡,才讓我警醒著,這世界還有多大,身為一個人能做的事,還真的不少。

如何將一個人由陰暗的谷底拉出來,我想必定是那懂得陰暗,行過陰暗,但現在懂得尋找陽光的人罷...

恩,沒事我應該多看看你的部落格。(這件事我曾在心裡默默想著,一直沒跟你說,後來自己也又忘記了,今天再提醒自己一次)

是說 旅奇 有缺小妹嗎?
查理王 said…
貝姬,是.

最恨是~情長!...............
人要不役於物不難,要不役於情,卻難如上青天.

徘徊;徬徨;流離失所與飄盪.
近日特別想要有一個可以看海的房子.
或許,跟心境有關吧.
有時似乎覺得海可以帶我到快樂的地方;或乾脆把我淹沒.

是!最恨是情長.
查理不是王 said…
以下這段談話,雖然不能公開,因為對正在閱讀我blog的人並不公平,但我還是私下在此張貼出來了:

貝姬:

我的blog不需多看,近日那裏鮮少出現有靈魂的文章.

旅奇的事,若不介意,可私下寫email給我:

bloggercharles[ at ]gmail.com

謝謝你讓我知道我的blog對有人還是有意義,否則常常讓我無以為繼.

雖然,您的blog音樂讓我消沉,
但那種頹廢與頹喪,剛好很貼近我近日的心情.
所以,世界大不一定是好事.
找到自己的靈魂,才是"真的好"(我不是在幫這家餐廳打廣告).

這裡,可以讓人盡興地頹喪,也算一種療癒吧?
我行過低處,也攀過高峰.
但卻不是每一次都走得出來;或走得下山頭.

堅持與退出之間,我常常是那個被認為最傻的一個,如此而已.
查理不當王 said…
BTW,近日的忙碌,讓我閱讀量大減.

但,這個BLOG,我總是會進來探探頭.
往往在夜深人靜時,進來這兒,
放縱自己讓孤寂吞蝕.
貝姬 said…
Dear查理王不是王不當王

我必須好好的寫封長信給你,請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