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愉快的夢嗎?

前幾天因為子宮異常出血,去了趟婦產科看診,驗了尿,沒懷孕(那當然),照了子宮內膜,沒長東西(太好了),然後診斷為「排卵性出血」。醫生開了三天藥方給我,吃下第一包,血是止住了,但子宮反而變成疼痛不堪,我冷汗直冒,到後來連同腎及胃也一起劇烈的抽痛。持續一整個下午,直到晚上。心裡不斷喊著,這究竟怎麼回事!然後一個人躺在床上,很想哭,接著就模模糊糊睡著了...然後,開始作夢。


夢裡我坐在一輛半新不舊的公車裡,空調不冷不熱很剛好。沿途看了兩三站風景後,轉頭再瞧瞧車上其他乘客,發現右手邊走道,坐著一個我不太熟識的朋友,我出聲跟她打了招呼,她問我最近好不好,我說:還可以,只是身體不太舒服。然後,我們對彼此笑了笑,各自將頭轉回原來的方向。她跟我好像都想多聊一會兒,但在公車上好像也不太方便多聊什麼。

到了下一站,上來兩個長相漂亮的女生,我一看,咦!不是蛋捲跟跑兒嗎?她們很開心聊著天,沒有注意到我。我想大概沒認出我來吧!畢竟她們是因為部落格認識的朋友啊!對於彼此實際長相,總有點連不上線似的感覺。我出聲呼喚她們,她們也很驚訝又開心的跟我打招呼。然後聊什麼我忘了,但我記得聊天氣氛很好,所以一直沒有機會把身體不舒服的事情說出口,到後來也覺得不要說比較不會破壞氣氛。

又到了下一站,莉莉桑也出現了,她一上車就摀者嘴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大概是沒想到大家會在同一台車上遇見吧!然後,我們一起又聊了起來,氣氛依舊很開心。我一直不斷在講笑話,於是她們頻頻笑彎了腰,蛋捲拉著拉環晃了一下差點跌倒,跑兒隨性的席地而坐,在我身旁爽朗大笑,而莉莉桑則是靠在鐵欄杆旁,笑得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她們的笑容,讓我好舒服、好溫暖。但我記得我的臉沒有跟著笑,但心裡有笑。

後來幾站,陸陸續續上來另外一些透過部落格認識的朋友,全都有點熟又不是太熟,但是我還是熱情又高興的打了招呼,大家一起聊了幾句,夢境繼續保持著愉快的氣氛。整段夢就是一直在巧遇朋友、愉快聊天。到底遇到多少人,醒來時記不太清楚了,像是賀歲片一樣,全部大牌都到期了,看完之後會有點以為某個沒參與的大牌,其實應該也有參與其中那種感覺。

夢裡沒有出現過往愛過的男人、又或是親人。

最後,我在一個空曠的地方一個人下了車,大家透過車窗開心的跟我揮手道別。下車的那條長路,地下枯葉好多,而且被風吹得形成小小龍捲風,不斷打痛我露在外頭的腳踝,季節像是秋天,我拉高衣領跟風對抗似的低頭走著。那一刻全身終於可以完全放心地佈滿了方才愉快氣氛下所壓抑住的悲傷。我沒有哭,只是比哭還難受...

(完)

這個夢真的很愉快,但最後結局,卻彷彿也在我的預料中...。醒來想想,這夢該不會在預言我的病情不妙吧!然後眾多朋友紛紛來送行?!那日懷舊紙樂園的園長在MSN上問我身體狀況如何?我嘴巴忍不住的又亂說話詛咒挖苦自己:「等檢查報告出來後,部落格搞不好被迫變成抗癌史風格囉~可是那種東西太陽光了,好討厭!我還是喜歡靠盃一點」他回答「我也比較喜歡看靠盃的ㄟ....」

Comments

跑兒 said…
哈雷路亞、善哉善哉,沒事就好就好。(唉唷不要亂說話!) 不過我其實也常常降子痛耶,排卵期的症狀之一,一抽起來都會痛得飆髒話......

不過夢真的很可愛,隨便坐在地上也真的很像我會做的事XD 真有這樣的機會大家一起聚聚多好:)

(還有賀歲片三個字讓我噗吃笑了。)
莉莉桑 said…
既然被點到名還是要跳出來說一聲,
那隱身在幕後的大牌不會是開車的司機,
或是車掌小姐吧..

笑瞇了眼...好像你真的見過我笑一樣,
因為我的眼睛還真是小,就算不笑也會像一條線...嗚..

(保重身體喲~)
費迪 said…
貝姬多保重身體啊
最近家裡也有人住院
才發現一人住院
全家都一起累
健健康康才是福啊

恩..時間不早了..我應該去睡了...
貝姬 said…
呵,兩位,夢與現實僅在一線之隔,它往往用另一種形式,讓我們看見現實不能看見的,觸及現實所面對不了的情緒。

怎,我又一整個搞嚴肅了。ㄆ
貝姬 said…
費迪,是的。擁有健康才是王道。我也該去睡了。祝福你的家人早日康復。
艾薇 said…
Dear貝姬~
希望檢查的報告是一切良好沒事。
貝姬 said…
艾薇,謝謝妳,好久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