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認真的演藝之夢

總有朋友說我戲劇性格濃厚,想到這裡不免讓我回想起我真是個愛演的人。

念書時期老媽曾說:「晚餐時間,要是少了妳將學校發生的事情演過一遍,總覺得這頓飯少了什麼」老弟則說:「妳就是有辦法把無聊的事情,講得很精彩,其實也可以說很會誇大啦,或者說至少很會自得其樂,於是別人也很容易,就可以融入妳所述說的故事情境裡」

因為如此,高中畢業後,我於是就相當認真地,報考了戲劇科系。



先講講大家眾所皆知,位於關渡山上並且出產許多舞台劇演員的那所藝術學院的考試經驗吧~當時我抽到的指定表演題目是「含羞草」。大家想想看,如果是妳,妳會如何詮釋呢?

那時我心中的劇本是這樣設計的:「先從含羞草的種子演起,然後發芽,然後看見陽光,然後遇到風雨,然後含羞草始終孤獨的生活著,每天就是重複著將自己的葉子開了又合、合了又開的生活,日復一日,直到有天,被人一腳踩死…」看吧...有必要這樣嗎?我還真是愛演。

然而,那場考試真是非常慘不忍睹,我不僅沒有機會把我心中的劇本演完一遍,甚至評選老師看不懂我在幹什麼!演到一半時,就被主考官以嚴厲的口吻與眼光制止,並且問我:「同學,你確定妳知道什麼是含羞草嗎?」我說:我知道啊!然後繼續演下去,內心想著,等一下精彩的來了,妳就知道了!然而,繼續下去沒幾秒之後,主考老師說:這樣就可以了。

一方面覺得受挫,一方面透過窗口看其他人考試的狀況,結果才發現我抽到的含羞草,已經算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題目,其他人抽到的有:茶壺、竹竿、蟑螂...等等這類題目。一面驚訝著這什麼鬼題目時,一面又看著那些科班出身的人所呈現的演出,才清楚的認知到,我的愛演,大抵只能用在彩衣娛親用的等級。

這次考試經驗,雖然在表演項目上失利,所幸在肢體及劇本寫作上的成績算好,於是術科仍舊低空過關,只是後來大學放榜時,學科未達標準,於是也就失去唸這所我夢想中學校的機會了。

那麼,再來說說另一段考試經驗~那就是牌子老信用好的「國立藝專」,當時尚未升格為學院,仍有三專制,所以我也一併於聯招時報考,這次我依舊使用我那連續劇式的老式演法(其實,我根本只會這一種)。抽到的表演題是「父親重病在床,即將歸天」(暗自心想,這種情緒大起大落的哭戲,我最會演了),並且還很愛現地自編自導了一串獨白,採用一人分飾多角的方式演出。結果,那回驚天地、泣鬼神的靠爸,讓我考了第二高分,而第一高分的那位,後來則成為我的同學,只不過我們都沒有選擇戲劇系,而是廣電系。

現在想想,對於演戲,其實我只是擁有十足勇氣與放得開的不顧一切而已,三不五十總愛演一下,而同一段覺得精彩的經歷,也總在有機會描述給友人或是家人聽時,藉由表演描繪得更加油添醋而已,往往演多了,自己都會忘了,當時真正的情境到底是什麼...

其實啊,人生真的不是戲,太戲劇化是不會有好下場的,我現在深深的如此體會。

Comments

查理王 said…
最近的心情很天灰。
我不想要期待中的彩虹。
只希望人生能夠恢復成白開水。

真誠與透明,簡單就好。
查理王 said…
哈,雖然沒有踏上演藝之路,
但,我覺得,您現在每天也在當演藝人員呀。

我常在您的文字中看到感動與動感,
熱情地書寫,就是另一種熱情的演出,不是嗎?

只是,舞台搬到不同的場域,觀者有所不同罷了。

:)
費迪 said…
搞了半天
原來我們是校友啊
難怪貝姬如此多才多藝
貝姬 said…
TO:費迪
搞了半天,我們是校友這件事,真的有把我給驚嚇到...。難怪費迪也如此多才多藝(哈哈哈,此兩人互相稱讚是怎麼回事?)

TO:查理王
相當同意你說的,人生雖不是戲,但的確是殘酷舞台,怎麼負責地演好自己的角色,真是需要學習的一件事吶...看來,就算不想演,也很難脫離演出這回事。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