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軍皓」為題的信

軍皓,你想,這封信會不會是一個陰謀?一種硬要跟你扯上關係的陰謀?看了你最近一篇網路的自我存在感後,我很期待這封信,在日後將一併出現於「軍皓」的搜尋結果裡,所以,希望有天你會紅。無論是變成有名的剪接師、導演,又或是下一個楊致遠、陳世駿都好。總之,我等著那一天來臨。

誰叫網路可以做的事情這樣多,就像你自己說的這些近乎令人神乎其技的景況,所以,將人際關係拿來這麼有心機的鋪陳,也請盡量克制你的反感與無可奈何。是說,其實你也早早寫過我,雖然我不是很懂,又或者那不是在寫我。

其實,會刻意公開寫信,是因為我實在想不出要怎樣才夠慎重其事,才足以表達我是真的愛死你的文章這回事(而這種事,當面講其實也是怪怪的)。當然,你相不相信愛死了的這回事,對你對我來說,其實都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這種「愛死了」的感覺,究竟可以持續多久?其實,答案真的很模糊,因為人生真的非常未知。只要哪天有誰選擇遠離網路,那麼所有在網路上的存在,也就不再稱為存在了吧?而這段稱做緣分的東西,難道勢必得化為網路上的文字,才足以成為正式的記憶嗎?(請原諒,不這樣做,我記憶經常模糊且虛構得嚴重,雖然寫下來也不見得真實到哪裡去)



不好意思,以上一整大段,廢話很多而且很不知所云。

明明我幹文案這行,應該很會小題大作,無中生有,所以若非要我列舉幾項你文章的魅力,應該不是難事,可該死的是,請相信我總是感到非常受挫。每次面對你的文章,我就會像是吃到一碗好吃的蚵仔麵線那樣,只能脫口而出「幹!怎麼那麼好吃」而已。

好吧,若硬要我講,我也只能講成這樣:(但聽起來就覺得很假)「柴魚的香味恰到好處留在齒間,與蒜香交織為一種令人感動莫名的味覺之旅,麵線質感兼具軟爛與彈牙特性,彷彿每一吃口就喚起小時初次食用蚵仔麵線的美好記憶...」。

實際意義上,這是一封公開的信,所以除了你之外,其他人看著上面幾個段落,肯定覺得相當莫名其妙,於是我挑了你「開關」,「把MSN殺掉好了」,「致我們已成記憶的青春」這三篇,以示一種介紹人的負責態度。否則,我只是一直不斷重複的述說,愛死了愛死了,這跟陷入愛情的人所呈現的荷爾蒙外加神經叢腦下垂體什麼鬼的異常分泌,有何兩樣?

百分之百精準的形容你,對我來說真的是個難題,或許小黛曾寫過的這個示範解答,可以為我覺得你真是個有趣的孩子來掛保證+背書。而我也恰恰好可以趁機避掉,文筆不佳的這個難堪事實。

認識你三年了,三年前部落格的世界裡,連「部落格觀察」、「中時優格」、「黑米書籤」、「啪啦共筆」都尚未誕生呢~這樣說來,算久了吧?三年間,誰知道我們都已經不知道又多認識了多少人,又多質疑了生命、愛情、青春、憂愁幾回,又放棄了多少曾經是朋友的又或者被放棄,然而,很幸運的,我們還是繼續保持聯繫。

你知道,在這變化多端的時代裡,其實不容易。
所以,我必須寫信,以記之。


※天啊,夜深了,我都搞不清楚,我不睡覺,寫了這些是要幹嘛....

Comments

軍皓 said…
話說回來也真巧。
晚間三點三十分,我也睡不著,還是睡不著。
打開螢幕就看見妳這篇讓我嚇到文章。
喔!被文案工作者喜歡文字,老實說超虛榮的。
妳說希望哪一天我會紅,我覺得這些話聽了好甜蜜。晚間一點多,正是你寫這文章的同時,我才用破爛英文破爛文法破爛英打,跟美國那邊的網路公司瞎扯了個沒進度。
好兆頭!這一定是好兆頭!

(喔對了,那用柴魚蒜頭麵線蚵仔拼出的讚頌,真的很靠霸啦!哈!)
貝姬 said…
看吧!我就知道一定有種不同於什麼什麼的巧合,黏在我們背後,然後定期發出「嗶嗶嗶」的聲音。(這巧合還包括,當我們說甜蜜的時候,真的知道甜蜜的意思是什麼,而不會以為在搞曖昧,這才神了呢)←是說:光這樣就會覺得超虛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