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段零碎

之一
9/20是公司週年慶活動發表,意味著這陣子以來的忙碌,到此獲得一個歇息。先前拖拉著不去檢查的身體,此時也該到了面對的時候。子宮頸出了問題,三個月內暫時不可有性生活(我沒問醫生,究竟為什麼不可以,雖說也沒對象就是),那時說好三個月後複檢,然,現在已事隔四個多月....上週,我又開始不正常出血....



之二
好朋友的戀情前幾天遇到瓶頸,她約我一塊兒去唱歌,期望可將壞心情趕跑些。當情緒瀕臨底線,我想「逃離」也不過是種再正常也不過的求生慾。在兩人關係裡,現在我覺得最最可怕的,莫過於感到無法呼吸。於是不如在歌曲裡嘶吼出心聲,在歌詞裡檢視一下感情,找回心裡或許迷失的答案...。我想,唱歌對我們來說,無疑只是一種儀式,而非娛樂而已。對朋友的感情狀況依舊有些擔心,然,現在的我,已經不會慫恿人輕易放棄感情...

之三
先前因為小金人擂賽賽,每天晚上必須趕回家寫文,所以幾乎沒有回父母家與他們一起吃飯,覺得有些忽略了親情。前幾天回家,看到父母在樓下張羅著一群客人,於是我沒進家門,轉身離去。畫面說起來似乎有點落寞,但在心裡著實卻鬆口氣。總是這樣的,越刻意,越感壓力,越刻意,越沒有好結局;不知不覺心裡莫名其妙OS起這個語句:「我的人生,最終會是孤老一人吧」。而這也只是感嘆而已,不代表我願意改變冷僻、討厭社交的個性,但,這樣說來「孤老」幾乎是肯定的結局。

之四
像是在維持某種平穩線條式的低潮,沒有閱讀,沒有寫字,沒有聽音樂,沒有約會,沒做什麼事,依舊每日接近凌晨兩點就寢。若過了11點睡覺,是種有害人體健康的危險指標數據,那麼我想,我確實極端病態,並且不思改進;有時我會想,這樣的生活,究竟該歸類為「享受自在」抑或是無意義的「消耗生命」?但事實的確是,當我看著四周房舍燈光一一滅熄、世界終於進入全然的黑夜後,我才有辦法享受那份「眾人皆睡我獨醒」的悲狀式沈溺,然後,甘心睡去。

之五
表面上看來一樣的,其實已經有許多事都不一樣了...就算刻意收起那總是氾濫的細膩,也仍可如此感覺。或許,我的敏感神經病,根本無法隱匿,選擇不說不做,也只是累了,罷了,算了的心情。濃得發黑的底層,硬是不去翻攪,只怕沈積得更為堅硬。空著,縱有故事也無法可說,連用來自欺欺人的美好記憶,也不得不變成沒了氣的難喝糖水飲品。說起來,我只是黑暗而已,而這一面,卻不能當作現實世界裡炫耀的外皮,所以總鄉愿的選擇一張好相處的嘴臉來討喜。害怕脫掉外皮更甚於討厭假裝,因為假裝總是比較輕鬆容易。那日,莉莉桑見到我本人說「感覺好溫馨」我只能說「對」也「不對」,誰叫我是如此分裂....

Comments

Odie said…
我們這種人,骨子裡享受著這病態式的分裂,在他人面前開朗自若,卻又常常營造獨處時的孤寂。這是一種癮,斷不了的。但,身體還是要顧,要記得回診啊。
貝姬 said…
Odie:
我就知道你懂的....或許他人也懂,只是選擇,對我們這種人視而不見而已,因為太麻煩,太難親近。(而我總想到底這是因為他人所造成的孤獨感,還是到底因為自己)

剛剛看完巴黎不打烊DVD,是一片蠻不錯的小品,故事淺淺淡淡的,卻飽含人生大義。
莉莉桑 said…
就像,你看到我說好可愛,我也在想,一個30歲的女人還在可愛,會是件好事嗎? 但至少還有人稱讚..我就覺得滿足(前提是可愛是好事的話)

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啦,拜託你! 我還想聽你唱張懸的歌,但,那歌名是什麼,好好聽喔..是 "無狀態" 嗎?

(如果這篇留言重覆很多遍,是因為我一直看不懂那個驗證是什麼鬼字)
貝姬 said…
就在你說完留言的那刻之後,我跟醫生預約了檢查時間,報告約1-2週後才能知道。親愛的,謝謝你的關心(泣)
Anonymous said…
貝姬,
報告結果還好嗎...?

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