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報名就退賽的「偽」囧人

-------這已經算是舊消息,昨天一股腦熱血所寫下的-----------------------------------------

因為已經夜深,所以先發佈消息 小金人擂臺賽後延伸賽~
在剛剛與幾個山賊重要頭目商討後,就這樣悄悄地高調登場...
2007冬日小囧人擂臺傳說
由於,這是山賊團私下舉辦的活動 所以,特別人性化,特別瘋狂,獎項甚至特別豐富(疑)
希望不想參加,參加不下去,又或是就是不爽在夏天參加傳說的人
來玩玩這個小囧人擂臺

這裡沙很多,大家一起玩~(註) 釋:玩沙的意思就是,這是一個沙坑,等著你來跳XD


---------而以下才是符合標題的內容----------------------------------------------------------

今早,我在MSN暱稱寫下:請叫我「三秒變臉郎」我又跳坑了...囧啊...

然而,重點我要說的是「冬日小囧人賽,我決定還是不參加了」而這即是一個「三秒」變臉的實例。(很抱歉~阿咆,甄妮絲,廿八,艾栗森,芭樂米....等等等的熱血滅金同袍) 。




為什麼叫做「三秒變臉郎」?可以參考這篇,意即我很容易衝動下決定,就在短短三秒間。今天一早我睡過頭,11點半才到公司,除了去阿咆那裡關心一下目前活動反應如何,更讓我掛心著的是,我想找自然而然會對他講實話的odie聊聊 (他同樣也是小金人擂臺賽的參賽者之一)。


先來節錄一下我跟Odie到底在MSN談了什麼:

貝姬:還在持續低潮嗎 想不想再跳一次坑
Odie:哈,我看見了啊
貝姬:我知道你應該早看見了,只是可能還在思考中,所以不想說話
貝姬:昨晚睡前,我想起有次我們提到針對一小撮人在那裡自爽的不屑感
Odie:也不是不屑...我想起來了,應該是說眼光要放遠之類的



貝姬:我看到冬日賽消息第一瞬間,想說保持沈默,怎耐好似再怎樣假裝沒看見也騙不過去,上了MSN才跟ABOW離題的亂聊一通,卻瞬間加入了討論團,一討論起來鬥志卻又熊熊被燃起...關於怎樣把活動辦得更有趣,又或者說自己到底能搞出什麼,很想證明看看之類的
Odie:果然是人來瘋的個性,但某一天你可能就會想,我何苦呢...
貝姬:倒不會覺得何苦,只會間歇性懷疑我適合這樣搞嗎 ? (很容易變成不冷靜的搞笑)
Odie:我覺得書寫對我來說是一種治療的手段,所以要我花時間去寫一些嘩眾取寵的東西 (也不能說嘩眾取寵),就是...你瞭解的...
貝姬:如果是治療那就該私密安靜點,比賽則有著表演性質。冬日賽甚至可能會像是團體表演



Odie:剛剛看了一下,似乎確實是同一群人在玩的遊戲...我參加樂多是因為要看自己是否有連寫三十天的毅力,可是冬日賽,類似一群好朋友的歡樂聯誼....如果不是那個圈圈裡的人,很難玩得下去
貝姬:恩恩,友誼的流動感,確實讓人著迷,但若是要談到書寫,可能就比較不容易正經嚴肅起來。我覺得,或許盡量朝跳出圈圈的方向來進行?又或者在圈圈之外 不受限制的寫?讓文章看起來不像在比賽,盡量....跟其人他毫無關係(很懸疑的一種說明)
Odie:恩,跳出圈圈,但,我覺得不容易。如果認真的想辦的話,要讓這個比賽跳出一群人自HIGH的框框。
貝姬:拉高格局到接受魔王挑戰(最好是可以邀請到部落格界的大腕來參與) 甚或不是參賽者也可以隨時加入主題,最後成為一個共筆的匯集所,這樣一來就可不僅止於短時間的群體自HIGH,而可以長期的經營,甚至累積足夠時間數量,以寫作風格來區分(或根本一開始就分組別報名),這樣或許賽事將更全面性,可接觸到不同階層的target


Odie:其實....原意若為了好玩,就開心的下去寫也沒什麼不對。
貝姬:這樣說來,好像我也不是為了好玩,雖然我參與了討論,但還沒報名XD
Odie:不然你會想要參加的原因是什麼
貝姬:其實我比較喜歡,寫作風格接近的人一起寫。但,這樣不像比賽,像是線上清談書寫而已。到底是為了熱鬧,還是為了情感聯繫,還是為了書寫?我想我得好好問問自己。


在最後,我突然想起兩個呈現停擺狀態的部落格,而那其實比較接近我想要的。

01.派對公主的隱形睡衣:http://www.wretch.cc/blog/nonesuchics
02.青春個體之七彩放送台http://www.oui-blog.com/color/

小囧人又或是小金人賽以各自表述方式,以迥異的各家寫作風格,呈現出豐富性,甚或帶來討論的歡樂性,但似乎只能不斷將熱血當作燃料,才有辦法一次一次將火燒得更旺,之中很難回頭,只能燒下去...,結束後更可能引發嚴重失落感。我在想,「火」是個溫暖壯觀美麗的東西,但仔細想來,我的本質其實是「水」,而我不能忘記我自己的本質...(所以說,不參加小囧人,也只是冷靜下來後,因為自己的本質不合適,所做的決定...)。

說起來,昨夜能跟阿咆,甄妮絲,廿八,艾栗森一起討論賽事要怎麼進行,就讓我很開心了

後記:
昨天在與上述幾位討論的過程裡,大多是串賽事流程以及規則,可是其實並沒談到賽事精神(或許先前他們有先討論過,只是我加入得比較晚所以漏掉了) 。討論過程裡,其實從頭到尾最正經的是阿咆,反而不正經搞笑離題的是我。雖然我必須承認最早在小金人賽知道阿咆這號人物時,覺得搞笑難登大雅之堂,但後來幾次相處下來,我確實在內心好幾次的默默欣賞阿咆驚人的行動力以及極有魅力領袖特質。甄妮絲則像軍師一樣不時出現創意,廿八也總是保持翩翩有禮風範支持著鼓勵著每個人,艾栗森則徹底發揮編輯狠角色的力道,句句中地。

雖然,我在這裡寫著「不參加冬日小囧人了」但誰知道三秒後,會不會又有不同的決定?希望這決定沒有傷害到昨日一起討論的幾位朋友,連蛋捲也熱情的說要加入了...(真不好意思,現在自己竟然要退出)。最後最後,容老人家說一句,祝大會成功,也希望這次冬日擂臺賽大家可以格局更廣,收穫更多:)我知道,所有參與的人,其實不僅止於會搞笑!所以,這次就用「自己」的姿態全力拼了吧!


Comments

AngelEggroll said…
好啦,我參加。XDXD

(因為感覺參加不下去這句話是在指我說。)S
竹本語溪 said…
這個活動是不是真的只是傳說???
貝姬 said…
蛋捲:(抖...)其實很害怕,從小金人換成小囧人,一樣還是讓人抱怨連連啊XD(抱怨是人類的天性)噗...不過,很高興妳來一起玩。耶耶!(我拉到人囉~~~)


竹本:咦咦?我對你有印象喔,對名字很有印象喔~新客人來耶(等等,我去倒個茶先...)

咳咳,是這樣的,這個「冬日小囧人」比賽,是實實在在清清白白嚴肅剛直立正稍息的一個「正式比賽」,題目由每個人出,評審由每個人當,獎品由每個人提供~完全就是自助化人民公社路線~並且本社頭目是獲得小金人擂台賽第一名的「阿咆」,所以不是「虛」的啦~~最後重點!!!不要再懷疑了,一起來玩吧吧吧吧(很激動,所以有回音)
gra said…
拉到人有累計分數嗎?
(集滿3人換神秘禮物1份...)
芭樂米 said…
嗯...
看完以後似乎有點被動搖了耶~
BAGGY said…
gra:在決定無法與各位同樂的這會兒,你應該改問,不參加但有拉人參加的,可以獲得獎品嗎?XD

小米:這....你報名表繳了沒?還是連買路財都已經空運過來了?建議可以不用理會我的決定,反正我還是會持續關注大家的。就好好玩吧~AND,今晚看色戒好好看喔,米國有了嗎?
嗨,貝姬,
看到您跟Odie的對話,再次想起《[ 小金人擂臺賽 ] 參賽 〉入圍》的留言,嗯,為何隨之起舞?我其實算是個內向的傢伙,看著手舞足蹈的28,有不適應,有點陌生,但,這該是某部份的我吧?對這樣的28,我想「隨便吧」,如果有開心,如果。(題外話一點,28覺得自爽也不壞,如果真的有爽過)

之前讀過貝姬的《生日過後,發生...》,裡面提及的共筆(3人6手。共筆摩擦),那樣的交流和溝通,共鳴或反差,著實令人嚮往(也曾想過和別人寫些類似交換日記的文,不寫流水帳,寫些感受,互相交換。可惜,沒有別人)。這樣共筆,不一定要有別人,就只是在寫的人,一起交換感受想法以至其他。真的已經很「貼心」、很好!^^

剛剛也略略地瀏覽過派對公主的隱形睡衣青春個體之七彩放送台,似乎不錯,待稍後認真的讀一下。這也會是我所嚮往的?

留了一個長長的言,其實只是自己的一點感觸。貝姬,寫到這裡,28其實想說的是自己不知所言,請包涵。~.~!
貝姬 said…
廿八:
我對於寫得很長的留言,通常很容易受到感動,不管是否不知所云,又或者是因感觸太濃不知如何傳遞也好,我很樂意看到「越長越好」的留言,那裡面總可使人讀出更多言外之意。

對於交換日記這檔事,我也一直想有個人,能與自己頻率對上,透過舒服的交流,編排成一曲曲細膩的樂章,然而,一如尷尬寫作者網誌的精神一樣,有時我自己也不知該將自己定位何處。但我很清楚著自己,總無預警的低潮,有時則又像敏感神經病,感觸多到流瀉不止,不懂分寸...我不知道究竟有誰適合與我一起書寫?世上能不能安排,讓我有幸遇見這樣的知音。甚至能與我有著相似混亂的步伐與不穩定情緒狀態呢?

這刻,我只能誠實的說,就在你提到「想找個人一起寫」的瞬間,我內心頓時產生不如我倆一起寫的想法。廿八,我有說過我喜歡你輕柔文字下帶著厚度的生活筆觸嗎?就像一條車工精緻的小巧方巾似的迷人。

想來好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如靈光一閃的念頭,會不會又僅僅是三秒鐘的動念,就像人生中很多事情一樣,到底何時該選擇順勢而為,何時又該審慎思考,我總拿捏不清...原來,書寫對我來說,已經變得這樣複雜。

單純的我去哪了呢?

這篇儼然朝著留言字數非得拼過你的姿態進行著,同樣的或許很不知所言,最後,讓我問問廿八,若你真想找人一起寫,那麼你希望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可以呈現出怎樣的一番光景呢?

PS:我前幾天逛去你的相簿,意外的發現,你的照片拍得真有fu~那夜,我偷偷仿照你的風格,自己拍了一張家裡的咖啡壺,見笑了。連結在此
貝姬,您好,
謝謝您長長的回覆。的確,一段長的文字讓看的人充滿探究言外之意的空間(其實,即使是寫得很短時,只要自己喜歡,人又何嘗不是挑上一些相關,加以自己的想像去發展?說來,我還滿喜歡斷章取義,取我自己想要、喜歡的「義」)。我想,該要先說些重點(不然我大概會沒完沒了)。

貝姬,您知道嗎?有關您對自己的形容,我十分有同感。

我自己也是混亂的人,不過,感覺、反應遲緩,連自己都摸不清、看不透。有時行動比思考快,做出讓自己莫名奇妙的事情;有時久久思考卻不作出行動,時間的錯覺令自己氣餒。

貝姬,您知道嗎?當談到一起寫時,您的回應很誘人、吸引。

我必須說,在說「想找個人一起寫」的時間,有想到您。不過,您知道我是仰視的角度去看您嗎?那角度不是單單的眼珠向上轉,還要用上脖子(老實說,自知自己視線的位置偏低,因為從來都要求不高。不過,仰望的角還是有分大和小)。我不能說自己毫無壓力,或者說是慎重?

還有,約定的重量。比之小金人和小囧人,這個「一起寫」約定無疑是更深入。寫擂台賽的文定位算是「大眾向」;寫自爽文就是為自爽、釋出情緒(也有為記錄、自我肯定);寫這種交換共筆,我在自問我有掏出自己(除了正大光明那面,還有心裡那黑暗、腐壞那面)的準備嗎?(虛偽而自我中心的自己)我在自問我有接球的能力嗎?還有自己「遲緩」的問題…

或者是我想得太沉重?可以是輕巧一點?或者是,或深或淺,是在交流中體現出來的?找出最合適的位置。(忽然想,一方輕輕的一句,或可換來深刻的回應;或是一方沉重的想法,亦可以有一個輕巧的出口…在想著這些可能性)

如果要數量化起來,我現在是以十足的意願和六成的信心提出「一起寫」的邀約。

貝姬,您知道嗎?我此刻不太會形容讀您的文章的感覺,但喜歡讀。

讀一些您的生活感受時,不時會有既視感,卻加上不同的詮釋,這樣的感覺很好!讀到您一些不同想法時,亦擴闊了我對世界的想像!而字裡行間的細膩,很棒!以上這些,我若只統籠的說「好」,實在不夠。可是,這刻我想不到簡單的形容(被一堆想打的東西塞著腦袋,都是有關這篇留言的)。

再來,是一些不好意思的話。謝謝貝姬的誇獎(開始挑些自己喜歡的回應了…)。我不能不說,我寫的字,大多時間總是有著計算(可能已是種潛意識了,笑),繞著大大小小的圈,像碎碎唸,其實我很羨慕爽直的文字。對貝姬的,我是尷尬又自喜的收下了。

我想,我畢竟是個普通人。既會嬉皮笑臉,亦會認認真真;可以感慨萬千,亦可以冷冷漠漠;會隨時間和別人影響而改變,亦有些現在要堅守的事情。沒可能永遠的同一表情,永遠的同一想法(在為自己的善變狡辯?)。

儘管在隨著年長而漸漸只會說實話(因為已覺得沒必要去說謊),可是亦學會篩選和沉默(這亦算是狡猾吧?),我給您以至別人看到的就只是我所願意給其他人看到的部份(其實,「我」這個影像在他人的腦裡處理過後,大概已和我投放出的那個不同),和我所知道的並不一樣,也大概和「真實」(某種ideal、不存在的客觀)的我不同。

當人得到智慧果實後,從來都不單純(嗯,我是沒有宗教信仰的)。不過是隨時間過去,累積了經驗,我們都比從前複雜了(題外話,一點在小時候,從來都沒有人要教我說謊,可是我就是會。而在認識、會「誠實」後,我是應該說撒謊的自己不單純?還是誠實的自己不單純?)。畢竟,累積經驗就是讓人越來越不單純。可是,誰又可以阻止時光流逝?而且,經歷著不同的經歷(甚至是每天都一樣的經歷),迸發出不同的想法,這才是生活吧(這亦是不單純吧?笑)!即使我的行為、表現如昔,就真的單純嗎(簡單一句「雨後會有彩虹」,長者和小孩起來就是不一樣)?這是「虛偽」吧!人為的單純。

所以,貝姬,請放心的做您自己。

再寫下去,我看我們可以直接出文去互相交換這些看法的了(算是交換的開始嗎?笑。可是,若有一聲「開始了」,會不會卻局促起來?)。不是在拼字數(也不是測試留字字數上限),不過就不自覺的打下去。一直打,覺得想法太零碎,想有系統一點,把相關的湊拼在一起,又回頭加加減減,再修改,到最終的現在,自己都不肯定看起來會不會太混亂(畢竟自己來來回回都看了很多遍)…

哎,還有,想要回應「我希望一起寫的人」(怎麼有在答小金人題目…那個10個條件的題目的感覺…),我想,最基本是要受得了我(我算得上慢熱,要習慣我的碎碎唸和不直接吧),書寫的亂步。套用貝姬的一個想法,如果書寫是為了治療,「一起寫」不是單單的希望有人在看著,大概是希望某程度從別人處得到「支持」(不一定是指認同)。

而出來的結果,會是合奏的樂章?會是一圈又一圈的華爾滋?會是藍天白雲?還是火和水?我對這個…認真的說,沒想得很清楚。^^!

但,我都邀請貝姬一起了,多說會不會反而是設規限?(在回應這個時,明顯是放鬆了…)

吁,說了很多,都不肯定想說有沒有遺漏的了…(太愛加入題外題~.~!)

這樣說吧,我寫的是留言在表達一些不確定的感覺。但,看著您的回覆和自己打的時間,心裡是有在微笑。

p.s.呵呵,貝姬拍的照片很好嘛!<---已經很累,沒能想到更好的說法的28(話說28也只是偷偷學別人,而28拍的差多了。請參考:ゆんフリー写真素材集^^)。

又,如有怪怪的地方或錯字,請不妨指正。28在最後沒很認真的去校對…~.~!
貝姬 said…
廿八:先跟您說一聲,我已經閱讀過你的留言,但目前急著要準備週一上班一早要用的報告,加上留言文裡頭實在有太多事情觸動了我,所以想要謹慎些回覆予你,就容我多些時間再來談談關於...太多太多的一切。祝你有個美好夜晚~
AngelEggroll said…
羞,因為合併種種原因,我自己都不知道這個派對還能不能在無名保留一席之地。

我一直有想要重新開派對,無奈這一年我和跑兒一直換住處,很難開始。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