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擔憂我的狀態

我很擔憂我的狀態,而這絕對不是個好的一種狀態,是絕對的嗎?世界這麼大,而我現在僅能擔憂自己的狀態,那是多令人擔憂的狀態?睡前,我的腰疼不已,擔憂。睡前,睡意以秒速100公里呼嘯來去,我擔憂。我擔憂所有我知道與不知道的狀態,擔憂。

我很擔憂我的狀態,因為擔憂已經完全無法用文字說明。我討厭我擔憂我自己的狀態,因為除了擔憂似乎再也無法言語。我擔憂我的狀態,這樣的狀態無論晴天,雨天,陰天,又或乾脆來個颱風天,下冰雹,都好像會這樣擔憂下去。我要問上帝,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我擔憂,擔憂連上帝都可能選擇放棄。我擔憂有人要同我說,不會的,又或是該怎樣的。我擔憂。

我擔憂,我很擔憂我的狀態這篇極度令人擔憂的文章,還得待續下去。擔憂我為了想出解除擔憂之法而更擔憂,擔憂我跌跌撞撞以為逃避了或越過了,而擔憂不會失去。我擔憂,我很擔憂我的狀態。擔憂,這篇有人會下怎樣的回應,擔憂,我將自己擔憂的狀態毫不修飾的寫在這裡。

Comments

R said…
如果說了擔憂還是擔憂
擔憂了半天仍然擔憂
努力深呼吸卻持續擔憂
喝水希望鎮定但擔憂未停
那麼,就擔憂吧。
--------------------------------
如果這裡就是谷底了
又或者不是呢?
貝姬 said…
親愛的,原來是你。
Adonis said…
姬姐怎麼了?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