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座來賓 ] 貝姬夫人的來信

親愛的gra小米:

打從說完要成為你們交換信件的客座來賓這句話之後,日子又隔了多久了呢?

這讓我想起,最近和先前一位男人的來往中斷之後,近日我們又取得連結這件事。他那天問我,我們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的事呢?我模模糊糊不甚確定的將日子說出,而其實他自己也沒個準確答案。似乎就是如此吧,人與人的相遇或重逢,一切來自於天意,談論時間,總往往徒留欷噓。

有時後其實「感覺」比「現實」來得重要得多,我們記住的不是時間,而是某個未實現的承諾,沒談清楚的曖昧,讀了一半的小說劇情,在捷運裡撇見的某個身影。有時後總因過度喜愛某些事情,而想小心翼翼品嚐,甚至等待某個合適心情來臨。而這等待,有可能讓時間飛得不知不覺。


談談我的近日吧,Gra說:客座來賓貝姬夫人,到底去哪裡了呢?
以下就是關於我的碎碎念

說起近日,真尷尬,我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時間點切入,到底我該從哪天談起呢?似乎從兩個月前,就開始以一種忽略的態度,旁觀的姿勢,將自己生活的片段放水流。

拍拍蛋捲寄給我的一張明信片吧(結果順便拍了一堆)。這次他從德國回來台灣期間,我們見了面去錢櫃唱歌,也終於交換了明信片,郵戳上雖然都蓋上了台北,但仍然不減交換的意義,從她去德國前,我就說要寄明信片給她,卻一直沒做,一直到她去了德國,三番兩次寄丟又重寄了幾次明信片,一直到她回來台灣,然後現在又回去德國。這事,搞得很複雜,很冗長,很拖拖拉拉,但友誼不就是這樣的本質?到達某個感覺之後,總禁得起拖,禁得起等待,禁得起時間無限延長。

再說說我最近買的一本書吧「惶然錄」。這是我最愛的學弟大坤,曾經提及的一本書,就在我們畢業隔了快10年又重逢的那次,他說他很喜歡,說很像我的文字,要我為他的片子,依照那味道寫點文案,只是後來我沒做到讓他滿意。前幾日行經人潮洶湧的台北捷運車站,在有著書店的那個轉角,我定住腳步,轉彎,朝裡頭走去。

你們有沒有覺得?書店確實是個好地方。每當我看著人們一個個立著,不彼此交談廢話,只用眼睛、腦子與某段文字做交流,我就會倍感欣慰,此刻的世界彷彿不再醜陋平凡。知識,絕對是財富;而感覺,正是生活的養份。我們都該定期去書店逛逛。

那日,我越過當作掌握趨勢之用的暢銷書區域,一直往裡走,經過了文具區,那兒開始賣著2008的日誌,我沒找到想要的,於是暗自決定將擺在家裡喜歡卻未使用的2006年日誌拿來用。其實,只要日期改改即可,可不是嗎?接著我走到了最深處的「西洋文學」區,原本想翻翻卡爾維諾的「看不見的城市」因為最近就快有個共筆部落格誕生,有關城市的書寫....然而,我的眼光又被「辛絲波卡的詩集」吸引,閱讀了幾篇,然後,接著又翻了翻我很喜愛的作家沙爾.波德萊爾的惡之華,最後在架上最底一層看見了惶然錄。閱畢封底上的話,我心裡說著:是的,就是它了。我這才明白了大坤想要的,也想起了一直欠著他的一些承諾,全本盡是貼近我的文字,是那種足以引發我濃稠得像是瀝青般黑的內在能量。

*****唔,上面那段,顯然過長了。 以下則是生活瑣事*****

上週,我買了個新的熱水瓶,雖說用咖啡壺替代來煮水,已經好一陣子,但感冒尚未痊癒的我,每每夜裡嗝起來,總來不及有水來溫熱我的喉嚨,索性還是只得買新的來用。實在顧不了現在的我有多麼的經濟拮据.....新熱水壺我很喜歡,黑色的外觀,鑲著銀色的邊條,看起來很高雅,用來觀看內部水位高低的透明視窗,在出水時會一併發出藍光,很是美麗。我想我會好好照顧這個電器。我想兩位都是一樣的,對於喜歡的東西,總是希望它可以待在身邊久點。倒是不知道兩位是不是也是,遇到討厭的,會盡量縮短它的壽命?這麼說來,我突然想到,我是不是不喜歡自己呢?否則怎麼老抽著煙,在縮短自己的壽命?


以下一則,仍然是關於購買的事情。(我說我經濟拮据,有誰會相信,不過,這確實是事實)。我在想,生活還是得盡量讓自己的身心感覺舒服點,所以,消費,有時是一種自救的行為。


前兩天,我買了兩隻小兔子,開始了養寵物的生活。家裡有個生命,有個除了部落格之外,可以讓人忙碌的事情,是好的。兔子很會大便,邊跳邊大,小小一顆顆的像是萬仁仙丹,一次大的數量可以有10顆之多,當我把他們抱在身上,尿尿溫溫熱熱透過我的衣服滲到腿上,感覺是幸福的,我會說「真壞ㄟ,你們」嘴角笑著。所以,我想養兔子是件好事....



對了,最後,我再報告一件事吧,我剪頭髮了。(我執著認為,冬天應該剪短髮)



那麼,句點之後,就是一些交代事項了。

1.Gra請給我你的地址,我想寄東西給你。
2.AND小米雖然我有把你寄生日禮物給我的信封留下,但我怕憑信封上的手寫地址,我騰過一次卻寫錯了,所以也請再給我一次。

祝兩位一切都好,貝姬夫人可能又要潛水去了。但,希望可以早日浮出水面吶~ AND,今天公司的人都去員工旅遊了,我不合群沒參加,卻賺到假期,真感謝"慷慨的"老闆。

附錄:沒讓學弟滿意的短文,本來要安插在他burning man的紀錄片裡

踏入沙塵漫漫,一處全然獨特的所在
揹著名為尋夢的行囊,往北前行
將那本熟讀多次的「惶然錄」放進行囊中
與老相機在路途上熱烈展演,
一首詩篇呼之欲出。

然而啊,那些已經逝去的愛情
我早帶在心上預備埋藏
在這個神秘主義般無垠的遠方。

夢幻將我們遠遠隔開,隔在現實之外,
從生到死,我們有幾刻美好又幸福的時光?
作夢吧!盡情的作夢吧!

將夢裡那艘巨船航向以內在精神描繪的汪洋
這光影奇蹟的天堂,讓我想起初戀時
那個女孩躺在懷裡
輕柔芬芳的模樣...

Comments

R said…
「我執著認為,冬天應該剪短髮。」
這是個可愛的執著,還有,新髮型不賴。
希望有小乖和小壞一起過冬你能感到溫暖些。
----------------------------------------------------------
(承上篇你的回覆)嗯,是我: )
「信件」之於我來說始終有某種魔力
於是忍不住在這篇下面回了一下。
貝姬 said…
是的,給朋友的信,往往承載著情感,述說著具體生活,即使平凡,也總如妳所說,魔力無窮:D

AND今天同事紛紛不看好關於小乖與小壞
她們斷言,99%會長成「巨兔」囧....
據說,現在很多不肖商人
都在販賣時宣稱「迷你兔」
但事實往往不然。

就看著吧,倒是兔兔真的超會吃的
莉莉桑 said…
YA,很爽的看到自己寄回來的明信片,好期待她方之城的開始,短髮的貝姬, 看起來跟上次的短髮好像差不多, 啊不是拿上次的照片來用吧?
曾經有人把迷你兔養成一張活動的兔毛地毯...醬冬天有得暖腳吧,我想.
貝姬 said…
沒有啦,差蠻多的啊,至少之前還有點女人味,現在全然就像個小男生,或是小太妹(呵)~兔毛真的很好摸,只是她們很習慣在我抱抱時,拉屎拉尿滴(喔,對了,兩隻都是女生)
莉莉桑 said…
二隻都女生應該還好,聽說公的長大後,會跳躍起來轉一圈灑尿..
我聽說的...因為我手上的都沒機會養到這麼大..(泣)
貝姬 said…
天啊!跳起來轉一圈撒尿...難道這是傳說中兔崽子界少林足球撒尿兔失傳絕技嗎?妳讓我越來越對未來的日子,感覺擔憂了...囧啊....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