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船嗎?廿八?

親愛的廿八:

今天好嗎?香港今日的天氣是陰鬱,又或晴空朗朗?即將到來的假日,是否打算一場漫無目的的遊蕩?

昨日匆匆線上一別,似乎彼此都該說些什麼,卻來不及說吧?像是毛線都已經露出了一端,然而主人仍躊躇著,不知道該不該花點精神,為自己織件保暖的毛衣才好...關掉電腦前,我發現你也寫了那封信,閱讀完後,想起個把月前,那次較為深入的對談...



那時是怎麼說的呢?在回顧起那些之前,我現在只想告訴廿八:總之,一起努力吧!一起讓我們努力相信自己可以更好,一起努力讓相遇成為一場可以延續的美好,好嗎?因為「相信」絕對是巨大的力量。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我認為是種「交會」也是種「撞擊」。就像兩個色彩沒有融合交會前,便永遠不知道原來可以產生另外一種顏色;兩杯水若沒有敲擊乾杯,也只會日漸成為死水,而不可能發出清脆的聲響,伴隨著暢快飲盡的喜悅。

人是需要互動的,只是如何互動得舒服,互動得剛好。

信裡你說,我們都知道自己的薄情和惰性,我懂你意思,但似乎也同時覺得,善於編派罪名給自己的你我,是否也總是習於認罪了事,然後帶著悔恨,再一次的逃之夭夭。

在疏離的世界生存,確實我們也曾全憑真心真意,但當一再遇上頻繁的無常,於是開始笑自己太傻,為何以為可以期待什麼,於是也將自己溶於無常之中。

我似乎明白你所說「漫無目的」的那種境界,但有時那並非真是「不忔不求」。我在想,如果錯把漂流當自由,是不是身上最後總無法避免披掛太多不知所以的垃圾,然後,變得更容易擱淺,變得更疲弱地只能再次隨波逐流。

生命若如同大海無常,我其實是希望能有一群伙伴共組艘船的,有人負責揚帆,有人負責掌舵,有人指出方位,有人負責說笑話,那麼就算大浪來襲,也能因著群體力量,讓船倖免於難,就算死也有個伴,是吧?然,找到人生的伙伴,談何容易。惰性,往往說服我們,把大夢擱著吧,別掙扎,別辛苦了...

這是不是,因為我們「不相信」自己可以?
還是,我們太快選擇放棄?

你說,你知道一年後的自己,不可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那麼如果將100分滿意的標準訂為60分就好呢?又或你覺不覺得,有同學一起練習人生習題,進步可以更多?

下午,我一位許久未聯絡的高中同學,看見我MSN暱稱寫著:聖誕卡手寫中(名單越來越多,甘之如飴),她說:真好,妳真有心,而且看來交遊廣闊;我說:再怎樣交遊廣闊,還不是會寂寞!(是吧,總是如此刻意揭露人生真相,想必廿八應該也不陌生)....結果,你猜猜朋友回應我什麼?她說...

要是連熱情與行動都失去,生命就不可能擁有改變與流動了

所以,搭船嗎?廿八?無論我們之前談過要一起閱讀又或共筆,又或其他的什麼,我只想趁這次我們都對自己作了次訪問的機會,以熱情交遞予你一張船票,等待我們想好地點後,就可啟航,而非漂流。

相遇若是美好,退縮則是浪費上天的美意。

看著你告訴自己「必須要快樂」我呼應著,是啊,我也是。
看著你說,希望對著自己不太會有「累」的感覺,我呼應著,是啊,我也是。
那麼,應該適合一起搭同一條船吧?(難不成是...迷惘指數相同)

所以,搭船嗎?廿八?
別害怕,我不會推你下船的,這是承諾!



PS1:糟,這信寫這麼多,那寫給你的聖誕卡該寫些什麼好啊?
PS2:怎,最後搞得好像要人加入XX直銷團隊似的(噗)
PS3:這,到底是一艘怎樣的船啊!(誰來解答,謎之音該是什麼啊啊啊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