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哥哥志摩的情感氾濫



註釋:這篇《我等候妳》是徐志摩寫給陸小曼的,很久沒有感受過什麼叫雞皮疙瘩的人,請細細閱讀,保證可得到相當程度的不舒服感.......情詩這回事,是情感氾濫的最佳出口,是描繪愛戀的最佳化妝師,然,會寫情詩的人,不代表真正懂情。(以此與各位共勉並自戒之XD)




我等候妳/我望著戶外的昏黃/如同望著將來/我的心震盲了我的聽/妳怎麼還不來?

希望/在每一秒鐘上允許開花/我守候著妳的步履/妳的笑語/妳的臉/妳的柔軟的髮絲/守候著妳的一切/希望在每一秒鐘上枯死/妳在哪裡?


我要妳/要得我心裡生痛/我要妳火焰似的笑/要妳靈活的腰身/妳髮上眼角的飛星/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圍中/像一坐島/在莽綠的海濤間/不自主的浮沉/喔/我迫切的想望妳的來臨/想望那一朵神奇的優曇/開上時間的頂尖

妳為什麼不來?/忍心的?/妳明知道/我知道妳知道/妳這不來/於我是致命的一擊/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陽春/叫堅實如礦裡的鐵的黑暗/壓迫我思想與呼吸/打死可憐的希翼的嫩芽/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給妒與愁苦/生的羞慚/與絕望的殘酷

這也許是癡/竟許是癡/我信我卻然是癡/但我不能轉撥一支已定向的舵/萬方的風息都不容許我猶豫/我不能回頭/命運驅策著我/我也知道/這多半是走向毀滅的路/但為了妳/為了妳/我什麼都甘願/這不僅是我的熱情/我僅有的理性亦如此說

癡/想磔碎一個生命的纖微/為了感動一個女人的心/想搏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她的一滴眼淚/她的一陣心酸/竟許一半聲漠然的冷笑/但我也甘願/即使我粉身的消息傳到她的心裡/如同傳給一塊頑石/她把我看作一隻地穴裡的鼠/一條蟲/我還是甘願

癡到了真/是無條件的/上帝祂也無法調回一個吃定了的心/如同一個將軍/有時調回已上死線的士兵/枉然/一切都枉然/妳的不來/是不容否認的實在/然則我的心燒著撥旺的火/飢渴妳的一切/妳的髮/妳的笑/妳的手腳/任何的癡想與祈禱/不能縮短一寸/你我間的距離

戶外的昏黃已然/凝聚成夜的烏黑/樹枝上掛著冰雪/烏雀們典去了它們的啁啾/沉默是這一致穿孝的宇宙/鐘上的針不斷的比著玄妙的手勢/像是指點/像是同情/像是嘲諷/每一次到點的打動/我聽來的是我自己的心的活埋/的喪鐘。




●我等候妳(口白:黃磊)
●飛的理由(演唱:林憶蓮|作詞:姚謙|作曲:黃韻玲)

如果這個時候 窗外有風 我就有了飛的理由
心中累積的悲傷和快樂
你懂了 所以我自由 你不懂 所以我墜落

如果這個時候 窗外有雲 我就有了思念藉口
愛引動我飛行中的雙翅
你回應 我靠近天堂 你沉默 我成了經過

翅膀的命運是迎風 我的愛
當你把愛轉向的時候 我隻身飛向孤寂的宇宙
眷戀的命運是寂寞 我的愛
當你人間遊倦的時候 我會在天涯與你相逢


Comments

MinLai 唯賴是也 said…
老實說...

他,只缺了一件東西:
「定期至台中的金錢豹報到。」

我想,一切的一切...
只因他沒錢 !!

知道付出行動的男人
並不期待什麼
只求,打從心底的瞭解我們即可 !!

很討厭(憎恨)看到文詞豐富的男人
只在文海中,讓美人魚攀到小島
而這美人,此時(曾)正在我的懷抱中
而萌生去意。


囧.
BAGGY said…
真是囧,我想起小米提過的一段故事,張幼儀針對徐志摩下的評語「文人,不就那副德行」~我也想起,小時候偷看過收藏在媽媽抽屜深處的我爸寫給她的情書,波濤般壯闊的深情指數,絕對不亞於徐志摩...然,現在彼此說著極端惡毒的話,卻不足為奇....

情啊愛啊,往往美在,用文字述說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