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變

當然,會有所謂的新年計畫,而計畫確實也都已經卡在喉嚨裡,卻不知道需不需要吐出來而已。「夢想」與「計畫」這兩回事,在意義上來說,其實很不一樣,不過若以白紙黑字寫下來,卻也就好像變得一樣;不管那話是自欺欺人的話又或真心話又或痴人說夢,表面上需要「說話算話」又或「覆水難收」的意義都是一樣的。

於是,近日我只是在練習著「乾脆別寫」的姿態。


我突然想起,我很喜歡描圖紙這種紙張,我喜歡它可以把東西變模糊的特性,當然,我也喜歡它摸起來的質感,以及翻閱起來那種獨特的清脆聲響,不過這是題外話。我只是在想,如果哪天我還是在筆記本上寫下些什麼(尤其是越看越受挫的計畫或夢想)那麼,我就要在寫完後,再用一張描圖紙覆蓋它。

最近,我也很慢。刻意將生活步調放慢,並且迴避有可能產生壓力的事物。

原本一秒,可以走上兩步,現在改成只走一步;原本可以衝過去的紅燈,現在就慢慢騎停下來等它;原本講話老是習慣性激動用力大聲,現在告訴自己,用1/3的力氣就好;甚至原本抽煙都被說像是用喝的一樣快,也變成慢慢抽幾口之後就丟棄....另外,我最近的思考變慢,寫文章變慢,決定什麼的速度都更慢。因為,要是不慢....我的胸口就會隱隱作痛。

說起來這離奇「胸口疼痛」病症,也有其正面意義吧?!它讓我不得不調整生活態度,不得不變。

今天喝水有喝到八杯,胸還是痛。今天排便有在早上10點前完成,胸還是痛。今天12點就上床睡覺,胸還是痛。今天少抽了7根煙,胸仍舊痛。不穿內衣,痛。講話,痛。站著,痛。我試圖從生活的每個小細節去注意,去實驗,去紀錄,去找到,到底在何種狀況之下,胸口才不會痛...

在去馬階檢查,排除長了什麼怪東西的可能性之後,我如此發現,
似乎只有將一切「放慢」才足以解除胸口一陣陣抽緊的狀況。
於是,我就這樣把自己給「慢」了下來。

包含這篇文章其實也是寫寫停停,有空就開來寫幾句話;何時繼續寫?何時該完成?完成之後又該是怎樣的模樣?全數都變得「不太重要」;於是,在這篇之前,還有三篇被我存成草稿的斷章。

只要一痛,就將一切停下來,包括腦子。
這就是我目前的狀況。


希望大家可以見諒我.的.變.化.

Comments

R said…
試著慢活
未嘗算是件好事
對吧(笑)
就慢吧,讓什麼都慢下來
也許你會在緩慢中
找到屬於自己的餘韻。
cheetah said…
慢慢來,很好。
2008,我也想練習慢慢來。
讓我們一起慢慢來。

祝早日康復,新年快樂。
芭樂米 said…
真不習慣妳更新的比過去還要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