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雜記(新增"最後一次")

剛從外頭回到家裡來,遇上一場令人錯覺像是樓上住戶在澆水的小雨,27度的夜晚吃了盤涼麵,排了10分鐘的隊買了杯鮮芋仙芋圓2號,然後覺得好吃在哪?!吃涼麵的時後,掛念起朋友下午傳來他家狗狗死掉的消息,打了電話關心一下,但卻不知怎麼關心起,也忘了說節哀。想來,我這不懂安慰人加上不善於電話溝通的毛病,令人無力得一如以往。



回家後,連續抽了兩根煙,與兔子說上幾句話,然後就開始準備起DP的加工;邊聽著這回選擇的音樂,一邊持續無法斷絕調整的慾望,另外DP封面則在列印品質沒調整,列印尺寸忘了改的失誤過程中,浪費了紙與墨水,然而正確列印後,效果卻未達自我預期;CD殼也與往年選的不一樣了,這次是薄薄的單片塑膠殼,想來就覺得容易刮傷或不慎壓裂,當然這種殼子密合度也差....於是,這次DP的命運,應該會在哪一天,因殼子裂掉導致CD刮傷,然後就莫名其妙的遺失了吧....。但,我現在還是繼續聽著音樂,繼續又抽了兩根煙,繼續讓印表機列印。一邊keyin這堆文字,一邊以美工刀切割封面,準備明日把DP寄出....

可以眼見的錯誤,為何人們選擇不修正?---突然想到這句應該當成MSN暱稱

說不上此刻心情偏好偏壞,只是我忘不了自己說過,未來要在DP加入MV的願望,但,最終這願望我還是沒有努力實現它。說起來,有沒有人像我這麼愛發願又愛自打嘴巴....這時我又突然想到,所有稱之為傳統的事,到底是經過多少堅持,才能一如往昔的保持下來?有些傳統在加入新元素後,脫離傳統,成功轉型了(但其實也稱不上傳統了)也有更多的傳統,在失敗的創新中,隕落(當然傳統就被搞得不叫傳統,四不像了)。所以,是不是有些事並不需要創新呢?

我繼續邊聽著音樂,邊加工,邊想著這些事情....
然後,非常沒有來由地,起了將2007DP當成「最後一次」的想法....大概是因為感覺不到像以前那樣的快樂吧?

結果,此刻心情的天平似乎偏壞....但明明天氣如此晴朗,夜晚的風如此涼爽。---這句其實當成MSN暱稱也不賴。

4/21上午追加(橘子說這篇讓她想起阿妹[最後一次]這首歌),因為好聽,所以也在這邊貼上來推薦


▲張惠妹「最後一次」袁惟仁做詞

另外,鄭秀文也有首歌叫做「最後一次」,林夕做詞

即使我的真感情瞞得住
即使眼光勉強的擺到別處
想起你的好處 想起那些相處
令我連嘆氣也沒法自如

講不慣的心中情談不盡
演不慣的這處境失去自控
不止你不相信 即使我都不信
為你連兩臂也沒法相擁

如果這闕歌將要對你唱最後一次
如果將這種感覺對你說最後一次
情感會更加真摯 連呼吸也不可以
猶如堤缺後沒法停止

如果這眼睛將要對你看最後一次
如果將這生戀愛對你愛最後一次
時光會更加真摯 回憶都更加精緻
然而為你而難過不已 不只這一次

Comments

查理王 said…
夜裡三點三十二,冒然闖入,聽了這首幾天前在車上radio裡流沁出的音樂讓我感動地停下車來靜靜聽完這首歌.

人生常會闖出一些莫名所以的名堂與罪過,搞得自己不知該如何收拾?
收拾人生的殘局之不可為,大抵就是人生最無法達成的殘念吧.
查理王 said…
清晨三點三十六分,當第一次在baggy改版變得沒有爆乳而聖潔時卻赫然發現連留言版也變得考驗起人的耐心與人的不夠聖節.

淡藍色踢婚妳的色系我很喜歡,但就是讀不到!
就如同我在某雜誌社演講時說的,好讀終究是敗在不好讀呀:P

我沒有挑剔是該聖潔或爆乳,或在爆乳中享有聖節,這一切的版型都已超乎我的能力太多,我不該深夜在沒遇到蘇格拉底時在這一人莫名其妙地不知所云地碎嘴了起來.
said…
TO這篇文章:
兩位天后的最後一次,都是,也都透露獅子的任性(可以任性是幸福的),真巧啊~

自作聰明TO查理王:
踢昏你可以用反白來對付。
BAGGY said…
TO查理王:

不知為何,這幾天我的頭老是發昏,沈甸甸的人懶懶的,連留言都是在不同時間重看了三遍後,才真的讀到腦子裡去,理解了意思。

另外關於踢昏你的迷思,也因為我的頭昏,於是一整個反應變得很差,進而乾脆問自作聰明的好聰明橘子,到底你們在談的踢昏你是什麼意思,現在我終於搞清楚問題在哪了,所以,留言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said…
感恩姬夫人讚許我因為其實是懶惰的發現...
BAGGY said…
TO:查理不是王
話說,我最近在讀顏忠賢的殘念,而今天要去租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來看呢~你說有沒有這麼巧!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