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芝麻開門,門就會開的話...

有次,我遇上一個人,他將我關閉的門輕輕推開,力道很緩很柔,彷彿有著化骨綿掌一般。

門關了很久,久到連自己都忘了門是關的,門後一切早已蒙上很厚塵埃,他輕輕拂拭以嘴吹氣,幾番令我嗆到,但我沒有逃,因為我開始快樂享受陽光與月色的變化,細細感受風雨與冷熱給我的敏感,而離家許久的文字,終於回家。我們玩著詩,玩著故事,玩著花、樹、土才懂的密語....

後來拂塵的人愛上了我,我也愛上了他,但塵埃早已清完,所以我不知以什麼理由留他,他也沒有找理由留下。開著的門持續的開了一陣子,但文字卻又開始頻繁離家,我的眼光不再追逐陽光與月光的變化,身體不再因風雨或冷熱而敏感。雖然,我仍持續打掃著屋子,讓一切看來似如以往,

然,門卻早就默默闔上;以為掃掉的灰塵,聚在屋內無法飄散。


Comments

貝姬 said…
TO:費迪(延續今日主題)

我突然想到篇名其實也可以寫成「如果吃瀉藥,就真能治好便秘的話」

我竟然又搞笑起來了
看來文字真的不會再回來了
費迪 said…
我看你還挺順的啊,才剛聊完,晚上回家就馬上拉一篇出來了。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