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將寫寫停停,只為了告訴你一些事

大學時,我有個要好的女性朋友,她的住處在學校附近一棟老舊公寓四樓,一樓是家棺材店。因為地利之便,三五好友們經常在她住處討論功課,或消磨課堂與課堂間的空白時光。

當年,我習慣隨身攜帶一本日記冊,裡頭除了寫有心情也有上課無聊的塗鴉,另外也黏貼著所愛之人在上課時傳給我的紙條、雜誌上富有設計感的圖片、報紙剪下的詩作...等等。

那時的我,其實也同時是一個有婦之夫29歲男人的小女朋友,然而,我的好友們沒人知道這件事...在我冊子裡,我用著只有自己看得懂得方式,紀錄著他排班與休假的日子....

朋友們相處久了,便也清楚或習慣我極度神秘行蹤成謎的時刻,慶幸的是他們並不會越界太多,若真詢問起我來,也還算懂得拿捏該使多大的力道,才不致於把沙鍋全然打破。

(明日待續....)

Comments

查理王 said…
翻攪出過往,是一種眷戀或疲倦?
或是,有時似乎只是眼睜睜地想看著已經結痂的傷口,告訴自己已不再疼痛?

一天四行,真的有點殘酷地意猶未盡....彷彿翻開了封面,讀到一頁半,就已完了...但,blog本來就隨版主隨興而誌,這樣也好!
芭樂米 said…
嗯嗯嗯...我喜歡查理王的這一句:
"翻攪出過往,是一種眷戀或疲倦?"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