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快凋謝了

那天我躺在綠色沙發上
連夜都沒來就開始陷入陰暗
感官被枕麻了
冬天悄悄朝我走近
耳邊 聽見誰在沖澡
下一秒就要
留下
或是 離開?


我努力將自己搖醒
他站在那
我微微笑 但笑得很恍惚 有點哀傷
他站在那
沒有走近 亦沒有吐露啥

無所謂 該用什麼來搭配
是散步 是聽音樂 還是刷洗?
躲在薄衫後的身子
接受來自宿命的蓋印
螞蟻四處胡亂聚集 而後遊行
腥味開始引來了詩句

還交扣著的手 騙不過緊閉的唇
敏感帶 兀自搔癢著
窗外的樹林 搖搖晃晃
月光忽現忽隱
誰在表演著 孤獨的戲碼

觀察 沈默這件事
不需要線索
專注 專注 更專注的融入沈默
不需等待? 誰?需要先開口

遲早皺紋都會找上臉孔
遲早還會第N次哭瘋
遲早有一天
不真切的彩虹色的夢
只剩下別離的配樂 傳頌

在沙發上 恍惚還不夠
太陽忘了露出頭
毛髮越長越長 呼吸越來越重
胸口起伏上下 浪 打過
調皮的時針 跑 笑說
來啊 來啊 來抓我

我望向 緊緊未開的花苞
回答時針
等等 等它凋謝...

Comments

芭樂米 said…
開始有了夏宇的味道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