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一首領罪

領罪|徐志摩

這也許是個最好的時刻,
不是靜。對面園裏的鳥,
從杜鵑到麻雀,已在叫曉。
我也再不能抵抗我的困,
它壓著我像霜壓著樹根;
斷片的夢已在我的眼前飄拂,
像在曉風中的樹尖。
也不是有什麼非常的事,
逼著我決定一個否與是。
但我非得留著我的清醒,
用手推著黑甜鄉的誘引;
因為這是我唯一的機會,
自己到自己跟前來領罪。
領罪,我說不是罪是什麼?
這日子過得有什麼話說!


這午我語塞,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沒什麼人真的怎麼了,只不過發現了一些關於自己的事實,悶悶地,鑽著牛角尖,卻一面想從中逃脫,該怎麼讓自己靜下來;想去到山上,讓冷的夜露冰鎮起我,而後在圍巾環繞著口鼻與頸子時,熱呼呼的就輕易明白了什麼,也找到該如何繼續的什麼....不怕身子冷著,因為心是熱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