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未知遠方的告解:序

親愛的捲:

很想問問妳,也問問自己「遠方,是否仍然未知」又或,我們還保持前行....

妳斷然不可能猜到這兩天,我將妳「未知的遠方」一書,放在枕邊以及帶在包包裡吧?確實,直至現在,我才在公車的晃動間、在黃昏後的小公園裡、在睡前,認真的且覺得心境合適的開始讀起裡頭的文字。

距離拿到這本書的2008年三月,其實不很遠,然而卻也夠久了,畢竟書裡三十一封信的起始,都已經是2006年的事....「過去的都過去了嗎」我又想起這樣的問題


或許我該快點切入「到底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情」這個主題

其實,事情與妳前幾天開宗明義的問我「所以,妳到底最近是怎麼了!」的那個人有關,然而,我卻也不打算利用這封信,與妳談關於那個人的事情。就像妳在書裡的開場白講的:

「請把這些文字當作是一種文體,也許我借用了你的名號,還有你說的話,但是相信你能理解:最終,我是為了能夠和自己好好說話」

說到這裡,我想妳大概明白了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便是「寫信給妳」也因為我相信妳能理解「做這件事,背後所隱含對自己誠實以對的意義」,所以我才用「告解」二字。

我無法揣想妳現在的心情是什麼?是期待,是驚訝,亦或正點頭讚許。總之,如果將我這陣子的生活比喻成一部電梯,我想那個壞在某個樓層許久的狀態,終於是重新修復,又要開始啟動了,無論接下來被誰拉著往上,或是往下,應該都算是好事一件(笑)

看妳的書時,有很多很多的話,在嘴邊打轉,可現在坐在電腦前打出字來,卻又完全是另一回事。沒關係,我告訴我自己,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慢慢聊。

而我,假想著這一路,有妳的陪伴;以寫信,這樣一種最接近靈魂與貼近真話的形式.....

Comments

AngelEggroll said…
啥!啥?啥?!

(目前我只能用這三個字表達心情,請自行想像語調。)XD
baggywalking said…
哈哈哈,討厭啦~是要害我的搞笑FU一整個奔出來嗎?
星子 said…
奔吧!讓它奔放!!(討厭!沒有噗浪表情可用啦!)
BG said…
親愛的星子啊....不知不覺我們都被撲浪影響得好嚴重了~而且更慘的是,我現在竟然還陷入ㄇㄟ樂,搞得一整個童言童語地白癡到極點了。不過,這信我是肯定要好好的寫下去的(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