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未知遠方的告解:啟程

親愛的捲:

我想我正在啟程,啟程前往一個更美好的地方。

方才我寫下一些文字在一本筆記本上,這本筆記本稱做「流浪筆記」,最早是由芭樂米寄出,然後她寄給了芥茉,芥茉再寄給了我,而我準備明日將之包裹,寄給莉莉桑,繼續流浪出不同的故事....我想或許,有一天妳也會收到它。




原先我並不打算將筆記本的內容公開,那樣似乎少了點驚喜與神秘感,不過裡頭的內容包含了原先我預計想對妳說的話,所以還是選擇了一字不漏的再用鍵盤重新輸入一次所有的文字....



今天,我從網路上的朋友那兒看到一句話「當感情處於不安逸的時刻,文字就開始氾濫」;這本筆記本到我手中已經有接近2個月的時間,始終我不知道該在上頭寫下一些什麼,然而,前幾天,我身旁的男人告訴了我「其實我不愛妳」所以,我知道是時候了,又該是文字氾濫的時候....

有時生命中彷彿是期待著也需要這麼一點變動;與他人更親密,需要勇氣;與他人走向分離,則反過來給了更多空間,重新檢視自我。

所以,這一刻,我並不難過,或者,我該說我已經快速地將哭泣的時間減短,以便留給日後更多力氣,去笑,去回看自己此刻的成熟。

成長都是必須付出代價的;成長的過程裡,流淚、跌倒、被誤解、被背叛都不是那樣重要,重要的是,我到底成長了沒有

我想記住這一刻充滿著光明與上進力量的自己,也希望這力量隨著筆記本交到另一個人手中。

另一頁,我畫上了一張「心靈曼陀羅」
註記著:藉由靜心,透過曼陀羅繪畫,讓情緒釋放,讓內在能量流動,讓自己更瞭解此刻的自我心靈狀態----「我的心仍火紅,綠色的新鮮包圍住我,外頭是清爽的藍天,以及更多的新鮮」很高興此刻的我,並不選擇讓自己於黑暗裡居住。

以上便是所有文字內容,亦呼應此封信一開始所說「我想我正在啟程,起程前往一個更美好的地方」;縱使遠方很遠,但往前走,我想並不會錯。這封信的用意,我得誠實說,我也希望那男人看見,我想告訴他「我會很好,也請繼續在你的路上加油」或許,當我們都變好了,會有那麼一天,在美好的遠方相遇,擁有美好的故事可說。

愛與不愛,不是此刻能夠論述,到了死前,我們自然會清楚,這輩子究竟愛過了什麼。

蛋捲寶貝,謝謝妳聽我說話。也希望妳一切都好,我們下封信再聊~




2008.10.14 PM11:04 寫於家中,雨夜

Comments

甄妮絲 said…
這氾濫,怎麼由妳開始了?(大笑)
喔!對了,我想變成文青...所以不能大笑。

字好漂亮啊!!
去年收到你的卡片的時候一直想對妳說,
現在應該還來得及,哈。
AJ said…
我也好想擁有這樣的勇敢與力量。
AJ said…
忘了說,字真的好漂亮。
BG said…
甄文青:妳確定妳想當文青嗎?那些標籤很驢ㄝ~另外,話說還有哪裡,也即將氾濫嗎?

AJ:妳有的,我相信妳有!(抱)
甄妮絲 said…
(扭)欸噁,現在到處都要文青一下啊(亂指!!!)

大家都說自己不是的時候,我就說我是,想更來得毒辣和諷刺一點。

那個那句話原文是「在愛情不安逸的時候,文字就會開始氾濫..........」

是我在前天咖啡因熄滅的愛睡撲。哈
費迪 said…
好喜歡其中一句話,借來msn暱稱用用
七逃人 said…
字真的好漂亮,真羨慕!
BG said…
請接下來的人,不要再繼續copy「字好漂亮」這四個字來充留言了~XD
芭樂米 said…
字好漂亮喔!!
(我沒有Copy喔! 至少我有多了一個"喔")
AngelEggroll said…
親愛的貝姬,

前幾天我學會了一個新單字,hinnehmen。德文很討厭,光是nehmen為詞幹,就有什麼abnehmen/annehmen/ausnehmen/mitnehmen…族繁不及被載,有時候妳會以為自己靠著過去累積的德文知識,懂了,卻全盤皆錯。該怎麼辦呢?只好 hinnehmen,只好無奈著接受。

這大概是我可以想到最貼切的翻譯,或許也是對於人生大部分的不順遂,最適當的注解/解決辦法。

像是,前幾天我的電腦爆炸了。

先是過熱,接著螢幕就啪的被一片粉紅色入侵,再開機的時候分成六格畫面,且不斷重複開機,把原廠還原片放到光碟機,整台機身劇烈震動且發出超出可以忍受範圍的噪音。身邊來自三個國家的工程師們都說,最起碼是顯示卡燒了。

事發當時,我正在趕星期五要交給雜誌的稿,內容關乎於一部電影和一個屬於憤青的德國世代,如火如荼。另一邊我也在轉移檔案,把在隨身硬碟的檔案備份到電腦裡,可是我做錯了,我全部弄成剪貼。

妳可以想見這是一個多大的錯誤,於是,按照時序, 2005年年終以前的過去都被移到一台報廢的電腦,沒有存檔。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而這對於兩個月來因為想家挫折緊張寂寞厭倦還有不到四十八小時的截稿時間壓力和下星期一連四天的考試,無疑是雪上加霜。我大哭一場,可是無濟於事,當然;我也向不再是男友的男人大鬧,可是他最多只能借我電腦而已,(畢竟他能聽完兩個小時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親愛的貝姬,我想告訴妳,其實我的遠方並不真的十分美好,或者說,其實我並沒有勇氣獨自一個人在遠方過的很美好。面對來來去去的人際關係,始終學不好的德文,和不知道還得唸多久的博士學業,漸漸地我再也不是annehmem,不管好事壞事都欣然接受了。我總是懷疑自己的潛在的憂鬱症很快就會像電腦一樣爆炸,而這種想法很不妙。

無論電腦還能不能修復,我幾乎失去前些年的過去了,也許這暗示已經選擇離開的我和台灣終須一別,親愛的我說自己不勇敢,可是我也只能用勇敢的姿態活著,否則漂亂的人生真的很難繼續下去。

(很抱歉這樣的回覆有違妳不留在黑暗面的本意。)

aj,是那位劇作家嗎?
莉莉桑 said…
原來這是我即將收到的神秘禮物,
所以,
我勢必要開始練習把字寫漂亮嗎..(我沒copy), 還要學寫有內容的東西。

有夠期待的,是有用掛號寄吧,
千萬別把它給搞丟了啊~~
28knife said…
嗨,貝姬!

好一段時間我都在潛水,或者還會窩上些時候吧。但放心,我只是有點無力外加懶惰而已,我尚在人間,亦不時會用reader看看blog。

說來,這幾天我剛巧在重聽Hilary Duff的《Fly》,沒想到蹓到您處會看見《飛吧。我想飛》這標題,貝姬有時間我也想您聽一聽這歌(http://www.youtube.com/watch?v=2EQMVTTW1Sk)。

希望您在蔚藍的天空乘風而上(怎麼聽來有點不吉利的感覺),自由自在向前展翅,帶著美好而傷感的回憶(不知是哪種化學作用,回憶/傷感/美好沉澱過後總變得如此相似)。

而我,我的無力或者會止於枯萎之前吧。雖然肩上尚未有風的氣息,但我常閉上眼想像風正自遠處飄來(說來,還是有點不起勁…)。

我大概是在挑戰字數限制…總之,是和貝姬您打個招呼並希望您有好好過。^_^

P.S.以上一段字本想放在ShoutMix那邊,因為那不算是對這篇文的留言吧。可是,大概是字數太多而貼不上去,就借用這邊一下吧。

說來,文字開始氾濫是感情處於不安逸的時間,大概因為氾濫的文字主要就是自療用的碎碎唸或自言自語吧。

另外,或者是我想得太多,人在說著一堆光明積極的話時,其實心裡一大堆負面情緒,就像說「我很好」時往往都不是很好…看著貝姬的話,我有點擔心…

當然,我的擔心對事/情沒毫無幫助。而貝姬您還願意讓您的文字氾濫,流露在大家眼前,這已是一種積極了。或者我該只是簡單的說我在關心比較好。

經歷不一定甜美,然而讓人成長。而成長也沒甚麼,讓人對不快樂看開一點吧…說到這裡已經有點不知所言,還是快快收筆。

嗯,貝姬,您好嗎?我希望您真的過得很好。^_^
BG said…
不得不用下一封信的篇幅來回答蛋捲與廿八,關於「光明vs黑暗」之間的真實性了XD~~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