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首歌

該怎麼說國語流行歌曲呢?有時我們會說好芭樂,有時卻不免在某些時刻,沈溺在某首切中心情的詞曲裡。今晚當我愉快吃著生魚片握壽司的同時,我在電視上第一次看見五月天這支MV,內心確實起了些小小酸楚,我當然同時也問起自己「我真的快樂嗎」?....就在我下午才宣稱過「我真的很好」之後...多怕那一切說詞,讓你們閱讀起來,依舊僅僅像是「口號」...

前幾天,我在撲浪寫著「我不喜歡發現自己仍然會對某人心跳加速」「我也不喜歡談論起某人仍然會生氣」「我要當一個不會被人影響情緒的自由人」;寫第一句時,有人回答我「那表示你還活著」;寫到第二句時,有人說「練就八風不動,談何容易」;到了第三句,有人告訴我九把刀曾說「什麼都可以不要的人,不是勇敢,是很可怕」然後,對話就終止在那一刻。



我想說,我依然願意努力追尋快樂,也可能不免悲傷,但我只想讓一切更出於自由意志,雖說這相當弔詭,人若沒有外在事件影響,又怎麼會情緒無端上下。回到歌曲來說,阿信在這首「你不是真的快樂」裡面這樣描述著「快樂vs不快樂」這件事:


人群中哭著 妳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妳再也不會夢或心動了
妳已經決定了 妳已經決定了

妳靜靜忍著 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憶越是甜就是越傷人
越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淺淺的雕痕

妳不是真正的快樂 妳的笑只是妳穿的保護色
妳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妳的靈魂關在遙遠鎖上的軀殼

這世界笑了 於是妳合群的一起笑了
但生存是規則 不是妳的選擇
於是妳含著眼淚飄飄蕩蕩跌跌撞撞的走著

妳不是真正的快樂 妳的傷從不肯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側 卻像隔著銀河
難道就真的抱著遺憾一直到老了 然後再後悔著





然後,當最後一段歌詞,積極的如此說著時:

妳知道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妳穿的保護色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能不能就讓悲傷全部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我不免開始思肘起,或許我現在的快樂,也只是來自於「什麼都不要了」的快樂吧?而離「讓悲傷全部結束在此刻,重新開始活著」還有好長一段距離得努力....但總之,我在努力了,不管最後會是如何,會不會去到美好的遠方,畢竟這都是一種學習的過程....

想要平靜的心,在這刻,竟被如此一首流行國語歌曲,血淋淋的戳出了一個洞,然後,我走到電腦前,播起這首張懸的「我不和你談論」



詞作:詩人/吳晟
我不和你談論詩藝
不和你談論那些糾纏不清的隱喻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看看遍處的幼苗
如何沉默地奮力生長

我不和你談論人生
不和你談論那些深奧玄妙的思潮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觸摸清涼的河水
如何沉默地灌溉田地

我不和你談論社會
不和你談論那些痛徹心肺的爭奪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探望一群一群的農人
如何沉默地揮汗耕作

你久居鬧熱滾滾的都城
詩藝呀!人生呀!社會呀
已爭辯了很多
這是急于播種的春日
而你難得來鄉間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領略領略春風
如何溫柔地吹拂著大地


於是,對於田野寬闊天地的渴望,對於實作,更勝於僅僅思考「我是否快樂」這件事情上頭了。暫且先不談論,讓我暫且先不談論.....並繼續努力前行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