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不完整


經過芭樂提醒,這也才想到去年聖誕,收到來自蛋捲的三分之一明信片。

是不是因為「人」生下來就並非完整,所以才需要去經歷,去篩選,去認知什麼才是最適合自己的。然後找到對的人組合在一起,然後更完整?

總之,我收到了「腳」,不過在芭樂的解讀中,她認為是「屁股」失散在某處了....於是,彷彿接力一般,我們試圖讓年底這回事,賦予上一點值得懷念的記憶,芭樂要大家寫下關於「在文明即將終結的日子裡,我聽見遠方鐘聲」的詩句,而我這回,只是單純的想說:「我不再特別問誰要我的卡片,我只想寄出我想寄的」既沒有什麼條件,當然也不接受所謂的登記。

沒收到的,我想說:「或許,你這刻沒有在我心裡,但誰知道往後我們的人生會不會再次交集」;收到的,我想說:「希望我也一樣在你心裡」

所以,確實會有明信片或卡片寄出這回事。
以上。算是不胡亂承諾之下的不明確承諾~XD

Comments

芭樂米 said…
明明就是屁股!
BG said…
屁股你個頭!我說,頭咧!
芭樂米 said…
頭躲起來搞自閉好一陣子了...
我三不五十的會跑去問“好了沒?“
BG said…
頭還沒出現前,那我們就繼續不完整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