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

前天我夢到一位懂夢的朋友,我在夢裡和他談起我最近做的夢....

連續這幾天,每到夜晚進入夢鄉,我的夢就像是在為我提供新的線索,一段段彷若相似卻又各異其趣的段落,其共同點是「左邊」。

一面狐疑,卻也一面興奮地,我等著線索收集完成的那一天,並且認為這些夢,最後應該可以組成一個完整的劇情。然而,就在前天夢到懂夢的朋友,並且在夢裡與他談起我最近做的夢之後,夢就開始變得模糊不清了,從腦子裡淡掉了。

不過,還好我前幾天有把這些夢的內容記下:



11/16
公園,我坐在公園椅上曬著太陽,旁邊走來一個男性,50-60歲,樣貌像是我的父親,他在我身邊左側坐下,接下來一動也不動,時間過了很久,當我正想隨意找個話題與他攀談化解尷尬之際,我轉身望向他,發現他的臉正慢慢融化....

11/17
婚禮,我參加一場婚禮,並且提早到了喜宴會場,會場布置是銀色與白色組合而成,非常高雅,現場我不認識任何人,但也不會覺得不安,我無聊的將眼光四處移動,發現左邊桌子上的瓷碗缺了一角,再往更左一桌看去,一樣有個碗缺了一角,我的眼睛像是擁有放大鏡功能一樣,我看見了這場高雅婚禮之下的不完美,包含左邊柱子上接近橫樑處,那片大得令人做噁的蜘蛛網...

11/18
很熱,我在沙漠裡拿著一支三顆冰淇淋球的甜筒,我大概只吃了一兩口,冰淇淋就因為沙漠相當炎熱而快速融化了,而融化的冰淇淋流到手上,讓整隻左手非常黏膩,突然吹來一陣風沙,我的左眼進了沙子,但是黏膩的手上也沾滿了風沙,所以沒辦法去揉眼睛,以致於痛苦不堪,眼淚直流。

11/19
醒來的夢境內容很模糊,但是我記得有個人在夢裡穿著一件「左邊無袖,右邊長袖」的奇怪服裝,一直在我夢到的場景裡,跑來跑去,不斷出現。就像是個惡作劇一樣。

11/20
他給我一杯果汁,我順手拿起要把他喝掉,但是他說等一下,於是我放下果汁在右手邊,他突然很生氣的說:「為什麼,你就是不放在左手邊!」我回應他「為什麼要放在左邊?」他眼睛睜得大大的瞪著我大概有30秒,說了句「說了你也不會懂」然後就起身走了...

11/21
我穿著上海式的旗袍,在一間屋子裡,翹起腳來優雅地欣賞著窗外的晚霞,左側鳥籠裡的文雀,啾啾啾的叫,我不覺得吵,房子漸漸隨著太陽西沈而暗了下來,過沒多久,有道曖昧的光正巧落在我的雙腳上,那光來自室外,有人開了門,背光讓我清楚看見他的剪影,戴著帽子,左手拿著一把長槍,但是,我看不見他的臉...

11/22
明明我已經死了,可是靈魂卻飄在自己墳墓的上頭,看著左邊也剛好要下葬的另一具屍體...

11/23
夢到他真的讓我安心,我們就像那次一樣躺在床上裸著身,只是聊天而已,不過這次我們有穿著衣服,但還是可以感覺彼此體溫的溫度,我躺在他的背彎裡,跟他說起這幾天做的夢,他說:「你覺得會有什麼呢?」我說,不知道吶~雖然有點怪異,但是當成小說的基礎也不錯,只能這樣光明的想了,他說:「其實,不見得每件事都一定要往光明面想的」我突然覺得頭很痛,然後竟然半夜驚醒。

11/24
我不確定夢裡那個是不是自己,因為她的字跡不像我的,她為什麼要一直在白紙上寫「左」這個字呢?到底「左」有什麼特殊意義?....這個夢,是這幾天以來,最沒有情節,但卻讓我感到最恐怖的夢,一直寫,一直寫,瘋狂的寫著「左」....看久了,會突然覺得很像「死」


Comments

amy said…
看起來似乎正在重整
出現著重要他人,自我性格與心理意識
矛盾中帶有光明的感覺
置死地而後生,原來可以在夢裡發生
這樣也滿好的
不用真的去死,就可以重生
BG said…
親愛的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最近疲累感又出現
可能要一段時間刷洗與沈澱吧
我想....
艾薇 said…
親愛的貝姬:艾薇家舉辦迎接20萬人次的小活動,誠摯邀請您一同參與這次的小活動。
芭樂米 said…
嗯哼...我們剛好一左一右的選了邊!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