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了些什麼事情

你總是忽地兩三個月出現一次問我「最近幹了些什麼事情」當然我也很想回答你,我正在進行一項有趣的計畫,或是昨天恰巧做了個有趣的夢,如此至少勉強說得過去。

但舉凡有趣的答案,不知道是因為與你緣份不深還是怎麼的,總之,在你不再以活生生的姿態住在我的生活之內以後,就算真有什麼趣事,再想對你說出口也早就沒有意義,所以當然也就只能望著當下,如實回答「沒幹什麼事情」

這當然並非隱瞞也不是刻意疏離,只不過證明了「時間可以讓無語變得更無語」。
當然,我還是不忘禮貌性的回問「那麼你呢?」但根本沒有任何好奇。

而事實上你也沒回答過我什麼有趣的答案就是
所以也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無趣地結束了短暫的交集

難以避免的跟一些人到後來,就是會走到這樣的田地
以致於讓我對人與人為何要相遇這事,確實有著何苦又無奈的情緒。

如果我對你多語,那麼代表我還願意掏出我的心
如果我對你寡言,那麼或許我們該永遠保持距離

(當然,部分至親好友,已經超越需要倚靠交談的多寡,好來界定是否彼此有心;搭上了線,三言兩語,就知道你依然如你,我仍舊是我,而我們永遠放心也清楚地知道,怎樣給彼此關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