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裡的死亡

蟬在夏季結束時就會死亡。人則是無法挑選何時死亡...可能是冬季,或是秋季,或是春季,或是夏季,像是今天,文英阿姨就這樣死掉了。

早晨十點多,我帶著相機下樓抽煙,正好看見隔壁棟大樓在進行招牌懸掛,於是我想起一個故事。關於夏季的死亡。





大學時有個和我感情不錯的同學,因為她家離學校近,所以我蠻常去他家過夜,一則是因為她非常好客經常邀我,一則也是因為我剛好不太喜歡回家。每次去他家,總是有很多東西可以吃,因為她媽媽手藝很好,但腦袋有點問題,例如每次去我總禮貌性的像他打招呼說「吳媽媽,不好意思又來打擾你了」她就一直呵呵呵的笑,或是我只是跟我同學說「ㄟ,我去上個廁所」她媽媽也在旁邊呵呵呵的笑,總之,我從來沒看她媽媽的臉平靜下來過,總是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癡笑個不停。嚴格說來,她媽媽一點也沒有礙到誰,除了手藝好,家裡也總是整理得很乾淨,況且對於我這種每天回家都看見父母吵架的孩子來說,我寧願看到的是這樣的媽媽,所以我總是向同學說「你媽好可愛」我同學也會藉此亂揉亂捏著她媽媽的臉說「厚!媽!你不要再笑了啦」然後我們和她媽媽笑成一團。

她家另外還有個妹妹,是個大美人。老實說,我這人向來對美女,無法有太多好感,所謂的正妹,在我眼中總很容易被我看成是驕傲與虛榮的皮囊,內心盡被無知塞滿,但是他妹妹卻不會,甚至我可說,她是我看過所有美女裡面,最單純善良的一個。

我第一次到她家的時候是大一,他妹妹則剛從高職畢業,待業在家。隔年大二接近學期末,有一天,我同學告訴我他妹妹要結婚了!因為懷孕了!這太戲劇化的故事,讓我無法和他平常的形象連結起來!她妹妹是那種會在知道我要來之前,默默就已經幫忙媽媽預先在餐桌上擺好了碗筷的那種人,總是會問我冷氣夠不夠涼,還要不要吹電風扇的那種人,總是吃飽飯後還會問要不要吃水果,我說好啊的時候,結果搞出一整個色彩超豐富水果盤的那種人,總是跟著我們一起聊天,靜靜的聽,靜靜的笑讓人非常舒服自在的那種人。

她妹妹老公是做招牌的,也是個很好的人,大她妹妹八歲,但她姊姊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他們是在哪認識的,但至少全家人也很放心把妹妹交給他,我有幾次有機會與他妹妹的丈夫相處,總覺得他們非常相配,因為他們同樣都是那種默默為人著想,讓人感覺很舒服沒有任何壓力的那種人,所以,先上車後補票又怎樣,兩人適不適合,能不能一起牽手到老比較重要。後來,也在交談中知道了,他這個作招牌的老公其實自己就是老闆,賺得還不少,我們更是為他妹妹高興,覺得這真是最好的安排了,兩個好人找到了彼此,有了好的歸宿。

大三,她妹妹守了寡,肚子裡的小孩甚至都還來不及看見爸爸。聽我同學說,是正在做招牌的時候沒有做好安全防護意外摔下來的,那天天氣很炎熱,馬路上引來很多人圍觀,趕到現場,只看到地下有著殘留的腦漿和血,黏在柏油路上慢慢蒸發、濃稠,乾澀得一如喉嚨裡的感覺。

我今天看見掛招牌的工人,突然想起這段故事。
我們都叫他妹妹的老公「小呆」。


PS:後來,他妹妹又嫁了兩次,陸續又生了三個小孩,婚姻經歷一次比一次慘,離奇程度就跟藍色水玲瓏快要一樣。每次想到他妹妹,我總想,幸福是什麼?幸福是不是總在稍縱即逝的當下罷了,人生是不可能有永遠的幸福這回事的....我也確實從沒聽過、看過誰永遠幸福了,老實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