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紀念日

民國69年7月17日,一個蟬聲唧唧的夏日夜晚,我生平第一次看藝術表演。

那是在輔大校園裡的中美堂,環狀的建築,座位一圈圈升高,舞台位於環形正中央,彷彿表演者只要站上這個舞台,就可以具有魅惑人心的力量...幼小的我,當時其實並不知道,我即將看見什麼表演,也從沒料想到就在那晚,我的心靈第一次感受到「震撼」...我總想,多幸運我第一次看的是他們。多像是那次演出,在我心裡埋下了火種,等待適合的時機燃燒逬發...

那次演出團體是「雲門舞集」,舞碼是「薪傳」與「白蛇傳」。


高中時每當我領到零用錢,總是先留下1200元,當作看劇場表演的基金;國家劇院的票貴,所以我大多選擇實驗劇場的戲來看,一個月大概可以看上兩場,到現在當時看戲的節目冊,以及一張張從誠品與金石堂拿到的劇團或舞團DM,都還被我保留著。因為當時念的是廣告設計,所以畢業作品就是得自訂一個公司名稱,然後設計出「LOGO、雜誌廣告、報紙廣告、名片信封、海報、招牌、產品包裝」整套作品。當其他人以服飾、食品、玩具、書店等行業別做設計對象時,我選擇以「劇團」來做全套包裝,將其取名為「劇事爆發」在畢業時得到了第一名。

後來出了社會,做設計不到一年,便讓我想停止設計這條路,後來的一年,我一邊騙著爸媽我要找另外的工作,一邊報名了雲門舞集的義工,就這樣,我第一次如此靠近劇團,也親眼見過林懷民老師,更和舞者們有著近距離的接觸,然後有天,我慎重的告訴父母,我想繼續升學,我想念戲劇。我記得很清楚,媽媽當時說:「你長得又不好看,能演戲嗎?」爸爸則說:「我以前就猜,有一天你會走這條路」接著找出一本泛黃的日記拿給我看....

翻開其中一篇,上頭是爸爸蒼勁有力的鋼筆筆跡,日期便是本篇一開始寫的日子,開頭第一句寫著:「夏夜攜愛女於輔仁中美堂欣賞雲門舞集,甚喜」。接著,爸爸描述我看表演時,一句話也沒說、沒問,展現他從沒看過的專注神情,好像有一圈強大的磁場在我周圍環繞,表演結束時,我拍手拍極為用力好像靈魂都快出竅似的,小手整個紅腫,出了禮堂我用堅定的語氣和他說「以後一定一定要像他們一樣」最末爸爸寫著「人生仍長,或許女兒往後再也記不得這日情景,或許還會有其他志向,但如果她選擇藝術這條路走,我想應該全力栽培她、支持她」。

就在我說要念戲劇那天,看見這樣的日記本子,寫著這些話...
民國69年7月17日。一個紀念日。

PS:
後來的後來,人生的路上發生了許多無法預料,最終我沒有走向表演藝術這條路,問我悵然嗎?我想,是的。而那個曾經因表演藝術而燃燒的火花,隨著年歲越來越老,或許要再燃燒再難,但卻永遠不會忘記有過這麼一天,被埋下火種的那天。最後我想說的是,紀念日,並不全都是用來慶祝的,嚴格說來,日子之所以值得紀念,是因為那天對我們的人生具有重大意義或影響。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