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勇氣兩則

前言:
這幾日總是睡得不安穩,睡眠淺而浮動,夢境總呈現被人從背後拍了一下的慌張感,回頭找尋身影卻不見人,仿若一切只是錯覺一般。

[那年夏天,學會游泳]
很訝異自己會夢到這幕,而夢境呈現的內容又卻如此真實,像是原音原影重現,只不過比腦子裡一直印象深刻的記憶多了更多內容,我幾乎認為是丟失的記憶,在數十年後回到夢裡來找我,想告訴我一些事情。



那年夏天,學會游泳的記憶,是這樣的:爸爸從游泳池邊,把我推到水裡,然後我就會了!(是的,故事就是這麼短,但也讓我深刻無比,因為我深深記得那回接近淹死邊緣,而奮力划水是什麼樣的一種感覺);然而,夢裡多了一些劇情,我看見爸爸在推我下去前說:「等一下我會把你丟到水裡,你要勇敢!一定要勇敢!靠自己,知道嗎?」我看見我倔強著也哭泣著的臉....但卻也非常清楚那刻,哭泣是因為氣自己學不會的懊惱,而非害怕淹死的恐懼。

嚴格說來,我靠自己,學會游泳,而這是「本能」。


[那年夏天,墾丁的海]
那一年的夏天,我去到墾丁工作,同行的朋友只是一同下來度假,而我卻任性的留了下來,第一年的春吶,只有MTV電視台來採訪,知道這活動的人,外國人比台灣人還多,我晚上睡在店裡的地板上,有時則和不很認識的人一起到海邊搭的帳棚裡聽著海的聲音睡著,隔天再被豔陽與一旁嬉鬧的遊客聲音給熱醒吵醒。睡前總是不期然偶爾突然浮現出那年自己的模樣,身上黏黏的,腳上有條老闆編織給我的幸運繩,頭上糾結著有鹹鹹海味的髮,像是討海人一樣,出了航總無法全然確定歸期,有時整個午后海面平靜無波,海風只是微微的吹過,帶起腳下的沙細細地從腳邊刮過,有時浪比人高,店裡的人索性就關了店大家衝浪去,在那樣的生活裡,生活單純得彷彿只要有音樂、啤酒、海,就足夠。對現在的我來說,那無疑可以稱為一份勇敢的事蹟,只不過在當時,我只是順著自己的「天性」活著罷了。不懂得懼怕是什麼,不管什麼叫瞻前顧後,不在乎生命最終會走到哪去。而這樣的經歷,總每每讓我在想起時,不禁自問「那樣的勇敢,去到哪裡了...如果那是天性的話。」

暗自思肘時,我切分許多人生重大轉捩點,我自己也大略清楚是什麼樣的一些陰影改變了我,或許可以說,那些事讓我的人生遭受到污染,世上也沒有什麼神奇的東西,可以用來漂白還原一切,你知道自己曾經的模樣,但你無法避免看見自己慢慢變得越來越糟。就像一件新衣服變成舊衣服一樣。

那天偶然看到水瓶鯨魚新書的幾句活動文案:
世界上最心酸的,不是我不會再談戀愛
而是喪失義無反顧的力氣去愛。
去愛吧!就像不曾受過傷害!

看這些包裝得好漂亮好鼓勵的話語,然,背後的真義難道不是「唯有假裝不曾受傷,才能去愛?」但此刻,請自問,你能假裝幾分幾秒?你能將傷害塗去抹去多少?

事實的真相或許是.....勇敢,只因為,未曾受過傷害。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