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書


先貼張照片,這是去年用魚眼拍的,這幾天才洗出來。漏了光,夏日走進照片裡。

書,涉及閱讀。
書,涉及書寫。

休息一週後,再次於電腦前試圖KEY IN下一些文字,回想這個夏日點滴,才發現夏季只剩不到一週就要過去。這個夏季原本只是應該沈入默默,除了濕溽溽的汗水,不留下任何痕跡,就算每年七月總有生日來臨,也只是越來越不復以往,丟失了留下紀念的不服輸心緒,今年七月十九,只不過如常到就像一般日子,甚至,我也開始得用「沒有發生什麼,就是好事」來說服自己。

只是啊,當生活的節奏越來越走向平穩,是不是也會同時滋養著空虛的感受?
直至整個人漸漸遺忘人生中各式酸甜苦辣的味道?

椎間盤的退化症狀,持續未有轉機,除了對更多事情失去興致,更容易感到疲憊的附加效果外,也沒什麼好多談的了,在肉體不支援精神的狀態下,只能說我頻頻退讓。只不過這些也算是舊聞了,在如此狀態下的哀愁纏繞,實在毫無建樹,倒是反正我也好久不願意好好面對自己不開心的狀態了,以為拒絕談論這些,就可讓這些狀況減輕一點....然而,狀況誠如心理學家們的研究所言,憂鬱這東西,是天生的,確實是因為某些人的基因出了問題所致;而我的脊椎也是一樣。

這夏,讀了少少書,聽了少少的新樂音,寫了幾乎是篇篇不知所云的網誌,有時夜裡老舊的冷氣突然停擺,就起來走出陽台抽煙,看著窗外的月亮或是暗濛濛的城市發呆,而後又在早晨睡過了頭,上班下班路線一樣,沒有社交,沒有任何主動的計畫,面對這樣的自己,連自己也不得不同意,能有什麼出口與未來。

快樂是裝出來的,快樂是勉強來的,快樂是稍縱而逝的。

一年了,某種程度我放棄了自己,更多時候我甚至停止了思考,若說有什麼改變的話,這就是吧..可這一點也不是個好的改變。在夏日結束之前這週,我只不過單純依賴著蕭瑟秋日與冷冽冬季即將來臨的僅有期盼,妄想著心靈可以連同跨越到另一個季節,跨過夏日般死氣沈沈的狀態。

蟑螂蚊子不再猖狂,垃圾不再發臭,頭皮不再出油,城市不再像是烤箱...


※大前日抄下正開始閱讀的書籍片章|BY閱讀的故事-唐諾。
衰老,讓人再也榨不出肉體力氣和心智力氣,去關心這個不跟你一起死去的世界


絕望,你被擊敗了,承認輸了,認定你不管怎麼想怎麼做都影響不了那個比你大的冷凝世界,絕望不只長一種樣子而已,也不是一輩子只終結性的造訪你一次,它時時來,化妝成各種樣子,而且輕重深淺不一,當然,大多時候並不礙事,它只是某種我們對外頭世界的不滿與荒涼感受,寥落之心跟晨霧一般,只是暫時迷濛了眼睛,甚至會如煙消雲散像是沒發生過一樣;但有時是暴烈襲來,而且常駐心中不去,凝固成某種走到世界盡頭的疲憊之感。


資本主義社會帶給我們某種更難抵禦,甚至連察覺都不容易的絕望方式,某種麻痺的,運行於單一航道的,滿足於當下的,也許還相當快樂的絕望...你不覺得自己和這個世界分離,各類流俗的意見包圍你,各種容貌的人包圍你,浮光掠影的印象和理解,替代了好奇,直到一整個這麼大的世界,最終只剩下那幾條街,那幾棟房子,那兩條你想都不用想自動會出門和回家的固定路線,危險多變的世界,如今扁化成一幅安全重複的風景圖片。


PS:是說,抄寫這樣文字,對積極這回事只是更背離而已(菸)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