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雜感

總覺得今年的春節年假特短,沒法安排出遊計畫,也不太有過年的情緒。趁著年前最後一個週末,在家將幾個塞滿物品的櫃子抽屜做了番整理,丟了挺多東西,整理完畢,家裡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畢竟整理的是「內在被隱藏」起來的東西。我想著,那存放於心裡許久未觸的記憶,是不是也該整理整理。過程中,也無預期的翻到五年前某個愛人給的手寫情書,我看了看,最後又收回抽屜深處。或許,回憶是種想丟也丟不掉的東西,只能等待它褪色而已...。

今日和芭樂在PLURK上討論到上一篇短文,我用了「過去」來形容日子,而她則以「繼續」為主詞回應以相似語句。說起來「過去」與「繼續」在字面上的意義是矛盾的,在時間的線性上,前者位於Y軸,後者則往X端靠近;但若將之相合為「繼續過去」或是「過去繼續」則在字義上又另有妙趣;腦子越在這兩個字詞間思考,就越覺得其實兩詞無異,我開玩笑說「過去已是完蛋,繼續也遲早完蛋」芭樂問「既然都是完蛋,那麼何者好?」我回答「有人選擇繼續收集人生好多過去;有人不斷選擇讓事件過去,求得人生繼續。沒有好壞,只有選擇不同的問題。」芭樂妙答「也許不要有"選擇"比較好」....是啊,其實人生真不能任由我們選擇,每個人不過是被每天推著前進,若能在每個當下過好,把握住每個當下時光,發揮出當下所能給出的最大心力,我想,繼續或是過去,便不再是那樣重要的事情。人當然貪心,一個當下的小感動,總盼擴大為更持久的愉悅,而非一瞬偶發。但話說回來,誰說當下只是瞬間呢?當下也可以是永恆的,端看心如何定義罷了。

盡情享受與感受人生便足矣
想起莊子名言「人生天地間,若白駒之過隙,忽然而已」
所以,何不如「隨心變形」忽忽然爾?

歲末,該做的大掃除,購新衣,採年貨,尚未有動力執行,或許也就如常度過
倒是想將門面貼上桃符,寫上「四季歡喜」....只是許久沒碰毛筆,怕是生疏得可以。
若自覺還過得去,有機會再貼上來獻醜:p

分享非常著名的<除夕>詩.一首

今歲今宵盡,明年明日催。
寒隨一夜去,春逐五更來。
氣色空中改,容顏暗裡摧。
風光人不覺,已入後園梅。

註:本詩是唐朝「史青」五步成詩所做,才氣堪比曹植七步成詩。

Comments

Adonis said…
姬姊~新年快樂,健康平安,一切順利,恭喜發財!